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现言>以爱为名:竹马恋青梅

第三十五章残渣

书名:以爱为名:竹马恋青梅|作者:苹果火龙果|本书类别:现言|更新时间:2018-07-13 12:40:57|字数:5900字

  “星星,你想什么呢?”暴晓寒推了一把夏瑾星。

  夏瑾星刚才的眼神太让她害怕了,像是一个将死之人担心,却心有余而力不足一样。

  她知道夏瑾星离开的原因,绝对不简单,但她一直不敢往那个方面想。

  但这一切都好像是向着最坏的方向发展的。

  “星星,你还好吗?”暴晓寒第一次感觉到了慌张。

  “没事,纤钎怎么还没回来?”夏瑾星下意识的转移话题。

  只是刚说完,两人都意识到了不对劲。

  已经过了10分钟了。

  以乔纤儿的步行速度,从座位到洗手间的距离,加上她以往洗脸用的时间,不会超过5分钟。

  就算她想冷静,也不会需要这么久。

  暴晓寒冲向洗手间。

  夏瑾星紧随其后,打开手机定位。

  她们用的手机都是四哥夏瑾琛开始创业后送的。

  功能,速度,质量都不是市面上的手机能比的,里面还带了定位系统。

  只要相互绑定,就可以在需要时查看绑定手机的所在位置。

  因为用的卫星信号的缘故,几乎不受空间限制。

  “怎么样?”因为寻找信号需要时间,夏瑾星也赶到了洗手间。

  暴晓寒已经查看过了,就连男厕都找了,就是不见乔纤儿。

  “没有,信号查询还需要多久?”

  “这点时间距离不会太远,不超过3分钟应该可以找到,前提是手机还在她身上。”

  “她应该是自己出去的,虽然我们看不见这里,但是只要她出声,我们都能听见。”暴晓寒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

  “可以确定她已经不在店内了,我们先出去,边找边等信号吧。”

  夏瑾星在大脑里一遍遍过着乔纤儿的行动轨迹。

  “她应该是觉得店里有点闷,洗手台上还有水渍,证明她是洗过脸才出去的。”

  “她没有在外面上厕所的习惯,我刚才也看了里面,没有窗户,也没有短时间内使用过的迹象。”暴晓寒希望自己此时是个侦探多好。

  两人走出快餐店,观察周围的情况。

  “她出来应该只是想透口气,不会走远,所以,她就是在这里出事的。”夏瑾星是个极度理智的人,事情越紧急越冷静,看起来都有点不近人情。

  “就从这里开始,这里是商业街,车辆不能经过,应该是被人抬走或抱走的。”

  “这条街上都是摄像头,正常人不会选在这里作案,除非是他喝醉了,或者有权有势。”两人脸色变得暗沉。

  “嘀”

  “定位出来了,走。”两人跟着路线跑了不远。

  “应该就是这里了,感谢她手机没丢。”

  路线的终点是一家KTV,装修的金碧辉煌的。

  “看来你猜对了。”暴晓寒松了口气,还好她们的目的地不是路边的草丛里,这样证明她们还有时间。

  “对不起,两位女士。请出示会员卡。”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两人被拦了下来。

  两人自觉的离开了,是暂时离开。

  “我们强行进入的概率是多少?”暴晓寒觉得自己的理智已经快绷不住了。

  “0,里面的人多,我们即使是打的过也会闹出大动静,对方应该会转移的。”夏瑾星边说边观察着这座4层高的KTY。

  “那怎么办?”

  “定位上无法显示楼层,我最多只能确定到房间。我们没时间一层一层的搜查。你能想起了里面那个电梯停在几楼吗?”夏瑾星记得大门进去左右两边各有一组电梯。

  “我想想…好像都是三楼。”暴晓寒努力的恢复自己的记忆。

  “那就以三楼为基准搜。”

  “那我们怎么进去。”

  “感谢这里是会员制的吧,我刚在网上找到了一张内部结构图。上面显示,这里每间包房都有带厕所,并且厕所都带窗户。”夏瑾星拿着手机向暴晓寒展示她的学习成果。

  “懂了,爬窗户。你这么久没练了,还是我自己上去吧?”

  “你怎么知道我这段时间都没练呢?只要它没超过5层,我不会有问题的。”夏瑾星不会荒废自己学过的东西,即使是再也用不上了。

  这里的装修是走奢华风,外墙的墙砖都是凹凸不平的金色砖,很厚(很好爬)。

  对于寻常人而言这里的墙砖也只比正常的稍厚,没有窗台,不好使力。

  但对于两个自小习武,专门联系过的运动健将而言,这里不要太好爬。

  “感谢老天,窗户是开着的。”两人感叹了一句,见没人后翻进了厕所。

  夏瑾星透过门缝看见了沙发上的乔纤儿。

  还没来得及开心,就看见了让他们目眦欲裂的一幕。

  那个老色狼竟然在扒乔纤儿的衣服,乔纤儿眼里不停的涌出泪水,身体却无力的摊在沙发上人那人为所欲为。

  夏瑾星抱住了要冲出去的暴晓寒,看见她眼睛里仿佛都燃着火。

  “干嘛?”暴晓寒好歹还有丝理智,低声吼道。

  “你先冷静下,我们不能让外边发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等会你出去对付那个站在门口的保镖,我去收拾那个老色鬼。一定要第一时间制住,不能让他们喊人,门外应该还有保镖。明白吗?”夏瑾星声音里带着冰碴儿冻醒了狂怒边缘的暴晓寒。

  “明白了,行动。”乔纤儿的衣服已经不多了。

  两人同时冲出去,动作一致的同时砍向目标后颈,用了生平最大的力气。

  两人毕竟练了十几年的功夫,加上心里的怒火,瞬间搞定,暴晓寒接住保镖的身体,慢慢放下,几乎没有声音。

  两人扯下了窗帘将老色鬼和保镖捆起来。

  “我看着纤钎,你找点东西把门堵住。”夏瑾星把乔纤儿的衣服穿好,再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她穿上。

  乔纤儿被夏瑾星抱紧,哭个不停。

  “纤钎,我们来了,没事了,没事了。你冷静下,不要哭缺氧了。”

  乔纤儿还是无法停下了,已经开始抽了。

  “纤钎,你别哭了,你会喘不过气的,星星,怎么办?”暴晓寒充满了无力感,觉得自己除了会揍人,怎么什么都做不了。

  “她这是过度换气了,快,快找一个空袋子。”乔纤儿已经抽的说不出话了。

  “这个可以吗?”暴晓寒也把外套脱下来扔给夏瑾星,从放零食的区域里找到一个牛皮纸袋包装的零食。

  “可以。”夏瑾星庆幸里面的零食是有二次包装的,袋子里没有调料之类的。

  用袋子罩住乔纤儿的口鼻处。

  “纤钎,来,对着袋子深呼吸。好,再来。”

  在反复了几次后乔纤儿的状况终于稳定了,人也冷静了好多。

  “星星,小寒…。呜呜…”乔纤儿身体还是有些无力的,两人用自己的力量把乔纤儿抱住。

  “纤钎,你先告诉我,你知道你是怎么变这样的吗?”

  “呜呜。我不知道,我只是想透透气,见着有人冲我走来,就想回去,感觉到头痛,就晕了…呜呜…醒来就在这里的,对了,我好像是被他用水泼醒的。呜呜…”

  乔纤儿虽说不那么激动了,还是不断地流着眼泪。

  “你告诉我你现在身体有没有什么不对的感觉?”夏瑾星问这句话的时候暴晓寒也显得很紧张,希望那个老色鬼不要丧心病狂到那种程度。

  “没有,只是觉得有点使不上力,头有点晕。”乔纤儿仔细想了下才回答。

  “那你有没有冷?发抖?或是兴奋?”夏瑾星问这句话的时候手都有些抖。

  暴晓寒也是,这些东西家里从小就教育她们的,让她们知道症状,要是自己察觉到了,就及早治疗。

  当然乔纤儿也不是真傻,她也知道一些。

  “你们放心,我没有类似的感觉。”乔纤儿看着她们担心自己,都不那么悲伤了。

  “星星,你看这个。”暴晓寒在垃圾桶里发现了一小瓶药剂。

  “琥珀酰胆碱?好像是一种暂时松弛肌肉的药剂,不是…就好。”

  夏瑾星感谢自己在生病以来看了不少医学有关的书籍。

  两人总算放下心来处理地上那两个社会残渣的问题了。

  “他们两怎么办?”暴晓寒已经把夏瑾星当做主心骨了。

  “纤儿,你想怎么做?”夏瑾星已经决定让乔纤儿长大了,她要有自保能力,也要面对世界的黑暗面。

  “纤儿,你只要说你想怎么做就行。”

  “我…我想废了他。”乔纤儿只是单纯,不是白莲花,她一向是爱憎分明的,只是第一次面对这种事,还是犹豫了一下,她知道只要是她想做的,那两个必然会帮她做到,即使是她想要那些渣的命,她们都会做到的。

  但,这里是Z国,她也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的,她也不想她们为自己而沾上鲜血。

  让她放弃,也不能,不只过不了自己这关,星星和小寒也会对她失望的。

  废了他,是最能让她解气,也是最能让他悲痛终生的结果了。

  “行。”  

  ==

  ?“星星,你想什么呢?”暴晓寒推了一把夏瑾星。

  夏瑾星刚才的眼神太让她害怕了,像是一个将死之人担心,却心有余而力不足一样。

  她知道夏瑾星离开的原因,绝对不简单,但她一直不敢往那个方面想。

  但这一切都好像是向着最坏的方向发展的。

  “星星,你还好吗?”暴晓寒第一次感觉到了慌张。

  “没事,纤钎怎么还没回来?”夏瑾星下意识的转移话题。

  只是刚说完,两人都意识到了不对劲。

  已经过了10分钟了。

  以乔纤儿的步行速度,从座位到洗手间的距离,加上她以往洗脸用的时间,不会超过5分钟。

  就算她想冷静,也不会需要这么久。

  暴晓寒冲向洗手间。

  夏瑾星紧随其后,打开手机定位。

  她们用的手机都是四哥夏瑾琛开始创业后送的。

  功能,速度,质量都不是市面上的手机能比的,里面还带了定位系统。

  只要相互绑定,就可以在需要时查看绑定手机的所在位置。

  因为用的卫星信号的缘故,几乎不受空间限制。

  “怎么样?”因为寻找信号需要时间,夏瑾星也赶到了洗手间。

  暴晓寒已经查看过了,就连男厕都找了,就是不见乔纤儿。

  “没有,信号查询还需要多久?”

  “这点时间距离不会太远,不超过3分钟应该可以找到,前提是手机还在她身上。”

  “她应该是自己出去的,虽然我们看不见这里,但是只要她出声,我们都能听见。”暴晓寒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

  “可以确定她已经不在店内了,我们先出去,边找边等信号吧。”

  夏瑾星在大脑里一遍遍过着乔纤儿的行动轨迹。

  “她应该是觉得店里有点闷,洗手台上还有水渍,证明她是洗过脸才出去的。”

  “她没有在外面上厕所的习惯,我刚才也看了里面,没有窗户,也没有短时间内使用过的迹象。”暴晓寒希望自己此时是个侦探多好。

  两人走出快餐店,观察周围的情况。

  “她出来应该只是想透口气,不会走远,所以,她就是在这里出事的。”夏瑾星是个极度理智的人,事情越紧急越冷静,看起来都有点不近人情。

  “就从这里开始,这里是商业街,车辆不能经过,应该是被人抬走或抱走的。”

  “这条街上都是摄像头,正常人不会选在这里作案,除非是他喝醉了,或者有权有势。”两人脸色变得暗沉。

  “嘀”

  “定位出来了,走。”两人跟着路线跑了不远。

  “应该就是这里了,感谢她手机没丢。”

  路线的终点是一家KTV,装修的金碧辉煌的。

  “看来你猜对了。”暴晓寒松了口气,还好她们的目的地不是路边的草丛里,这样证明她们还有时间。

  “对不起,两位女士。请出示会员卡。”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两人被拦了下来。

  两人自觉的离开了,是暂时离开。

  “我们强行进入的概率是多少?”暴晓寒觉得自己的理智已经快绷不住了。

  “0,里面的人多,我们即使是打的过也会闹出大动静,对方应该会转移的。”夏瑾星边说边观察着这座4层高的KTY。

  “那怎么办?”

  “定位上无法显示楼层,我最多只能确定到房间。我们没时间一层一层的搜查。你能想起了里面那个电梯停在几楼吗?”夏瑾星记得大门进去左右两边各有一组电梯。

  “我想想…好像都是三楼。”暴晓寒努力的恢复自己的记忆。

  “那就以三楼为基准搜。”

  “那我们怎么进去。”

  “感谢这里是会员制的吧,我刚在网上找到了一张内部结构图。上面显示,这里每间包房都有带厕所,并且厕所都带窗户。”夏瑾星拿着手机向暴晓寒展示她的学习成果。

  “懂了,爬窗户。你这么久没练了,还是我自己上去吧?”

  “你怎么知道我这段时间都没练呢?只要它没超过5层,我不会有问题的。”夏瑾星不会荒废自己学过的东西,即使是再也用不上了。

  这里的装修是走奢华风,外墙的墙砖都是凹凸不平的金色砖,很厚(很好爬)。

  对于寻常人而言这里的墙砖也只比正常的稍厚,没有窗台,不好使力。

  但对于两个自小习武,专门联系过的运动健将而言,这里不要太好爬。

  “感谢老天,窗户是开着的。”两人感叹了一句,见没人后翻进了厕所。

  夏瑾星透过门缝看见了沙发上的乔纤儿。

  还没来得及开心,就看见了让他们目眦欲裂的一幕。

  那个老色狼竟然在扒乔纤儿的衣服,乔纤儿眼里不停的涌出泪水,身体却无力的摊在沙发上人那人为所欲为。

  夏瑾星抱住了要冲出去的暴晓寒,看见她眼睛里仿佛都燃着火。

  “干嘛?”暴晓寒好歹还有丝理智,低声吼道。

  “你先冷静下,我们不能让外边发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等会你出去对付那个站在门口的保镖,我去收拾那个老色鬼。一定要第一时间制住,不能让他们喊人,门外应该还有保镖。明白吗?”夏瑾星声音里带着冰碴儿冻醒了狂怒边缘的暴晓寒。

  “明白了,行动。”乔纤儿的衣服已经不多了。

  两人同时冲出去,动作一致的同时砍向目标后颈,用了生平最大的力气。

  两人毕竟练了十几年的功夫,加上心里的怒火,瞬间搞定,暴晓寒接住保镖的身体,慢慢放下,几乎没有声音。

  两人扯下了窗帘将老色鬼和保镖捆起来。

  “我看着纤钎,你找点东西把门堵住。”夏瑾星把乔纤儿的衣服穿好,再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她穿上。

  乔纤儿被夏瑾星抱紧,哭个不停。

  “纤钎,我们来了,没事了,没事了。你冷静下,不要哭缺氧了。”

  乔纤儿还是无法停下了,已经开始抽了。

  “纤钎,你别哭了,你会喘不过气的,星星,怎么办?”暴晓寒充满了无力感,觉得自己除了会揍人,怎么什么都做不了。

  “她这是过度换气了,快,快找一个空袋子。”乔纤儿已经抽的说不出话了。

  “这个可以吗?”暴晓寒也把外套脱下来扔给夏瑾星,从放零食的区域里找到一个牛皮纸袋包装的零食。

  “可以。”夏瑾星庆幸里面的零食是有二次包装的,袋子里没有调料之类的。

  用袋子罩住乔纤儿的口鼻处。

  “纤钎,来,对着袋子深呼吸。好,再来。”

  在反复了几次后乔纤儿的状况终于稳定了,人也冷静了好多。

  “星星,小寒…。呜呜…”乔纤儿身体还是有些无力的,两人用自己的力量把乔纤儿抱住。

  “纤钎,你先告诉我,你知道你是怎么变这样的吗?”

  “呜呜。我不知道,我只是想透透气,见着有人冲我走来,就想回去,感觉到头痛,就晕了…呜呜…醒来就在这里的,对了,我好像是被他用水泼醒的。呜呜…”

  乔纤儿虽说不那么激动了,还是不断地流着眼泪。

  “你告诉我你现在身体有没有什么不对的感觉?”夏瑾星问这句话的时候暴晓寒也显得很紧张,希望那个老色鬼不要丧心病狂到那种程度。

  “没有,只是觉得有点使不上力,头有点晕。”乔纤儿仔细想了下才回答。

  “那你有没有冷?发抖?或是兴奋?”夏瑾星问这句话的时候手都有些抖。

  暴晓寒也是,这些东西家里从小就教育她们的,让她们知道症状,要是自己察觉到了,就及早治疗。

  当然乔纤儿也不是真傻,她也知道一些。

  “你们放心,我没有类似的感觉。”乔纤儿看着她们担心自己,都不那么悲伤了。

  “星星,你看这个。”暴晓寒在垃圾桶里发现了一小瓶药剂。

  “琥珀酰胆碱?好像是一种暂时松弛肌肉的药剂,不是…就好。”

  夏瑾星感谢自己在生病以来看了不少医学有关的书籍。

  两人总算放下心来处理地上那两个社会残渣的问题了。

  “他们两怎么办?”暴晓寒已经把夏瑾星当做主心骨了。

  “纤儿,你想怎么做?”夏瑾星已经决定让乔纤儿长大了,她要有自保能力,也要面对世界的黑暗面。

  “纤儿,你只要说你想怎么做就行。”

  “我…我想废了他。”乔纤儿只是单纯,不是白莲花,她一向是爱憎分明的,只是第一次面对这种事,还是犹豫了一下,她知道只要是她想做的,那两个必然会帮她做到,即使是她想要那些渣的命,她们都会做到的。

  但,这里是Z国,她也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的,她也不想她们为自己而沾上鲜血。

  让她放弃,也不能,不只过不了自己这关,星星和小寒也会对她失望的。

  废了他,是最能让她解气,也是最能让他痛苦终生的结果了。

  “行。”

  本书由新宝GG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田园佳婿

    晗路 / 著

    一场意外,21世纪的“孤星”孟倩幽穿越到同名同姓的农家小女孩身上,从此开启了风生水起...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姬朔 / 著

    顾少正在工作之际,姜锦突然扑了过来,波光潋滟的星眸望着他。“之前给你看的那个剧本怎么...

  •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无意宝宝 / 著

    京城声名显赫的诸葛世家,百年荣耀,每代人才辈出,世人仰望。唯有这代出现一个污点。诸葛...

  • 腹黑贤妻

    夜初 / 著

    明云裳深夜逃婚爬墙,腰带被树勾住,栽到墙下遇一嫡仙美男美男惊:“不好,半夜巨石落,天...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