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青春>半糖

第六章 真是块木头(1)

书名:半糖|作者:飘风骤雨|本书类别:青春|更新时间:2018-07-13 10:57:00|字数:2963字

  妈!雨晴朝着公交车上下来的陈淑英快乐地挥着手。

  陈淑英手里大包小包,看到雨晴,略显疲惫的脸上浮现出笑容。

  雨晴上前几步,接过母亲手里的东西。母女俩絮絮地拉些家常,往寝室走。

  周末的校园比以往安静了许多,除了小篮球场男生打篮球的喧闹声,只有阳光静静流淌在香樟树梢。香樟树的枝叶依旧繁茂,在阳光下舒展着,摇曳着。陈淑英抬头看看香樟树,一时像是进入了回忆。

  香樟树下,一个男孩匆匆跑来,看到树下的女孩,他的脸上露出快乐的笑容。

  “淑英,给你。”男孩递过一个饭盒,咧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

  “那你自己呢?”女孩拿着饭盒,推辞道。

  “我吃过了,你快吃吧。”男孩靠在香樟树旁,跳起来扯了片叶子,折拢放到嘴边,吹起悠悠的曲子。

  女孩打开饭盒,里面是一盒白米饭,颗颗晶莹;上面还堆着一些白菜,旁边照例体贴地放了一把调羹。白米饭在那时候是多么难得的粮食啊!她的肚子很识趣地“咕噜咕噜”叫起来。

  早上出门的时候,她并没有吃多少东西,事实上她家里人都没吃什么。米缸早就见底了,母亲已经不太好意思问人家借米了。连其他杂粮都少得可怜。所以早上的饭就是稀得能照出人影的粥和一个番薯。她就这么饿着肚子,走了6里路来江城一中上学的。

  她的眼前浮现出母亲的愁容,母亲对她说:“淑英,要不咱就不上学了,去公社里干活也能挣个几工分。”

  她不说话,心里却委屈得很。她是多么向往上学啊!在这里可以和同龄人一起歌唱、学习,可以遇见那么多和善而博学的老师,可以憧憬一个全新的世界。这里的一切和田畈垄头是完全不同的。

  母亲见她不说话,叹了口气,也就不再言语了。

  她抬头看看男孩,男孩眯着眼,沉醉在自己的曲调里。她悄悄地拿起调羹,背过身,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妈,这边走。”雨晴提醒陈淑英。

  陈淑英回过神来,在雨晴的带领下绕过长廊上楼梯。

  “楼下还是男生宿舍啊。”陈淑英问。

  “是啊,一开始来的时候,我还很不习惯呢。”

  进了寝室门,雨晴懂事地打了一盆水,让母亲洗洗风尘。寝室里的同学都回家了,雨晴早就跟王小娅说好,晚上借用一下她的床铺。

  陈淑英一样一样地往外掏东西。有秋冬的厚衣服,棉袄啊,毛衣啊,内衣裤啊,满满的一大包。还带了不少吃的,有自家的梅干菜烤肉,糖醋榨菜丝,还有家乡的小吃:酥酥脆脆的苔菜千层饼,软糯甜香的晒薯干,喷香饱满的炒南瓜子……每拿出一样,雨晴就一阵欢呼。

  这么长时间在外面,雨晴也不舍得买零食,可把她给馋死了。每次配王小娅去学校外面买吃的,雨晴总是说自己不喜欢吃零食。其实哪有不爱吃零食的小姑娘呢!

  陈淑英看着雨晴快乐的样子,也情不自禁地绽开了笑容。她把手搭在雨晴瘦弱的肩膀上,轻轻地摩挲着。雨晴能清楚地感受到此刻母亲身上流露出来的慈爱。

  “妈,谢谢你。”雨晴挨着母亲坐下,挽着她的手臂。

  “傻孩子。一个人在外面读书,日子过得很清苦吧。晚上妈妈带你去外面吃,慰劳慰劳你。”

  “要花很多钱吧?”雨晴小心翼翼地问。

  “妈妈难得来一趟,就别心疼钱了。”陈淑英笑吟吟地摸摸雨晴的头。她有一点不忍心,这孩子从小太懂事了。

  雨晴突然觉得之前所有的孤独、痛苦都是值得的。母亲一直对她很严厉,甚至有些不苟言笑。现在距离拉远了,仿佛她们之间的关系反倒亲密了许多。

  雨晴热情地领着陈淑英逛了整个校园,如数家珍般介绍着各幢大楼和教室。陈淑英笑眯眯的,任凭女儿拉着自己走。只是,在参观的过程中,她常常难免走神。

  陈淑英在窗外看着宽敞整洁的教室,脑海里浮现出曾经的一幕——

  也是在这样的教室里,当时还是老旧的木桌椅。一堆人围着自己。

  “黑五类分子,还嘚瑟什么?”一个剪着短发的女孩气势汹汹地对着她说。

  她把头低低地埋下,不敢多说什么。

  “你们别太欺负人了,黑五类的子女就不是人啦?再说,高老师也表杨淑英学习刻苦成绩优秀,论成绩论唱歌你比得过她吗?”男孩推开围着的人群,挡在她面前,义正辞严地说道。

  “你总是护着黑五类分子,心里一定有鬼!”

  “我家又红又专,不信你去问问!淑英是我们的同学,爱护同学心里有什么鬼?你要是想告,就去告好了!”

  其他几个闻言,悻悻散去。

  女孩的眼圈红了,缩了缩露在鞋子外面的脚指头。她的鞋子已经破了好久了,每次下雪,她都不敢穿鞋子,怕把唯一的鞋子给弄湿穿坏了。这几天下雪,她总是光着脚走到学校,脚都是僵的,老半天没有知觉。

  “你没事吧,以后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我。”男孩郑重地对她说。

  雨晴敏锐地捕捉到母亲眼睛里的泪花,“妈,你怎么了?”

  “哦。没什么。你们现在读书条件真好!”陈淑英掩饰着。

  雨晴还特地带母亲去拜访了一下小白。小家伙现在长大了不少,围着她们“喵喵”打转。

  傍晚,陈淑英在学校外的小餐馆点了糖醋排骨、番茄炒蛋、咸菜笋丝黄鱼汤。雨晴眼睛都亮了。自打来江城,她几乎就没沾过荤腥。一则舍不得花钱,二则也想自己积点小钱以备不时之需。食堂里的凡是沾点肉末的菜就得近两块,雨晴只是偶尔打打牙祭。她曾经自嘲自己是根正苗红的无产阶级,瞧不上资产阶级腐朽的生活。

  陈淑英心里有些酸楚。她知道对于雨晴而言,生活始终是残酷的。把她送到江城一中读书,也是她深思熟虑做出的决定。她希望雨晴能够有一天,不再重蹈自己的覆辙,能够主宰自己的命运。

  吃好饭,雨晴细心地倒了一点剩下的饭、鱼汤和鱼骨头,她惦记着小白呢!

  陈淑英温柔地看着雨晴,女儿从小敏感善良,这一点像自己吧!

  晚上,雨晴偷偷爬到母亲的床上。陈淑英竟也没有拒绝。她搂着雨晴,听着孩子絮絮叨叨地说些班级里的事。

  楚秦汉,慕容修远。母亲喃喃地念了几遍。这姓都好特殊啊。

  那还能比我的姓更特殊吗?雨晴笑问道。

  母亲附和着笑了几声。

  雨晴,听你好几次提起他们,他们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都是男孩。他们的成绩在班里可是数一数二的,尤其是理科。上次生病还是他们帮我补的课呢。

  哦,那你得好好向他们学习。记得给拿点吃的,好好谢谢他们。

  嗯。

  雨晴打了个哈欠。母亲特有的气味特别有催眠作用。没一会儿,她就沉沉睡去。

  陈淑英侧过脸,看着黑暗中雨晴的轮廓。不是特别精致但是却特别养眼的五官,长得很像自己。她小心翼翼地动了动有些麻木的身子,学校的床睡两个人还是太挤了。

  第二天,陈淑英走的时候雨晴差点落了泪。雨晴本来想送她到长途汽车站,陈淑英不肯,说是来去太费时间也太累。看着母亲的略显单薄的身影没入公交车中,雨晴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的画面——

  母亲掰开小雨晴紧紧扯住衣角的手,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她的长辫子一甩一甩,很快就融入了来来往往的人流中。只留下雨晴一个人哇哇大哭。那时候,雨晴还小,因为母亲工作很忙没法照顾她,每天送到附近一个阿姨家,傍晚再来接。雨晴哭了很长一段时间。区别于一开始的哇哇大哭,只是不出声地默默流泪。寄养的那户阿姨对陈淑英说这孩子很懂事但是也很敏感细腻,性子也挺倔。

  雨晴怏怏地往回走。这个点,寄宿生们三三两两地回校了。雨晴一个人往小食堂走,她要去找小白。

  “小白,”她轻轻抚着猫咪,眼圈红红的。“妈妈才住了一天就走了,我知道她很忙,可是我真的很想她。我一个人到这里,人生地不熟,除了你和王小娅,我再没有别的朋友了。”

  小白咪咪地叫着,眯起眼睛,竟也乖乖地任由雨晴抚摸。

  “小白,我都不敢想任何和学习无关的事情。妈妈把我送到这里读书,我知道她想让我考上好的大学,可是,我的成绩总是上不去,我很着急。你说怎么办呢?”雨晴讲到伤心处,簌簌落下眼泪。

  香樟树静默在午后的阳光里。雨晴以为这里不会有人,她没有注意到香樟树后有个男孩默默地听着,默默地为她叹了一口气。

  本书由新宝GG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每邀请一位新用户最多奖励1000元宝,上不封顶,多邀多得!

神奇推荐位
  • 名门盛宠:军少,求放过

    东木禾 / 著

    京城陆家,人人皆知陆老爷三子五女,儿子人中龙凤,女儿貌美如花,只除了陆四小姐是个奇葩...

  • 将军策:嫡女权谋

    凉薄浅笑 / 著

    她是战王嫡女,却流落在外十七年,她身负许多,已是堕入万丈深渊。当她回到大景朝,成为人...

  • 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恩很宅 / 著

    她,阿九。从小孤儿,被他带回组织变成王牌杀手,为他出生入死。她不在乎他不喜欢她,也不...

  • 鬼手天医

    火龙汐 / 著

    铅汞鼎中居,练成无价珠——我有绝世炼丹术,炼得续命丹在手,阎王也要靠边走!她,唐心,...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