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病妃风华

第二十一章 共乘一车

书名:病妃风华|作者:橙花|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8-07-13 10:21:51|字数:2557字

  一夜无眠,待到天快亮时,纳兰晚才浅浅睡去,下了半天半夜的雨也终于停住了。待到天色隐隐发亮时,叶舒睿就乘着他那辆全京城独一份的四轮马车招摇地停在了将军府门口,着人去通报纳兰大小姐该动身前往京郊的芙蓉园了。

  纳兰晚此时哪里还有心情去什么劳什子的芙蓉诗会,便打发了九凤去府门口告了声罪,说是昨日雨天又染了湿气,身子沉重了些,只得爽约去不了芙蓉园,还望王爷赎罪等等,若是王爷不见谅,想说什么就随便说吧。

  这是……准备撕破脸了,竟然不怕他戳穿她装病的把戏了?叶舒睿没有露面,只在马车内轻飘飘说了一句话:“去告诉你家小姐,若是她不出来,一炷香后,本王自有办法去她的闺阁捉她起来。”

  九凤想象不出来这位纨绔王爷此刻是个什么样的神情,她一向板正严肃,竟不知该如何回了这番痞里痞气的话,只是听语气就知这位纨绔王爷此刻心情不大好,匆匆回了晚园去禀报。

  纳兰晚面带愠色地起了床,她就知道叶舒睿这个瘟神没那么好打发。她也相信这个泼皮会不顾世俗礼仪闯进她的闺阁,就当去还债了,过了今日就再也没相干了。

  纳兰晚跨出房门的时候,心里暗暗骂了一声娘。夏日里天本亮得早,可看着周遭黑漆漆的景色,这是得有多早啊!她敢肯定,叶舒睿一定是故意的。

  她没有猜错,叶舒睿就是故意的。前几日,他被人莫名其妙的退了一次婚,虽然没有流传出去,可却大大伤了一回颜面。没多久,太子明昭不知从哪里知晓了两家的婚约,专程跑去锦王府敲打了他一番,这股闷气又重重上升了一层。

  按捺了好几天没来找纳兰晚的麻烦,今儿特地一大早跑来扰她清梦,他有的是账要慢慢和她算!

  纳兰晚迷迷糊糊来到将军府门前,街道安静得能听见蝉鸣声。左看看,右看看,只看到空旷的府门前只一辆孤伶伶的豪华四轮马车,不解道:“云叔,我的马车呢?”

  管家云叔倒是神采奕奕,锦王殿下居然亲自来接小姐,是不是好事将近了?于是云叔决定添个油加个醋,故作为难地道:“小姐,老奴不知您今日要出去,是以没有备好马车。时日又还早,府里的驭手也还没上工,这可如何是好?不知能否借锦王殿下的马车用一用呢?”

  听云叔这么一说,纳兰晚才想起自己压根儿就没把这事儿当回事儿,未曾交待过府里今日要出行。芙蓉诗会一向在京郊的芙蓉园里举办,若是不坐马车就只能骑马了,她可不想大热天天不亮地颠自己一身灰出一身汗。

  狠狠瞪了叶舒睿的豪华马车一眼,才无精打采地问:“不知臣女是否有这个荣幸与王爷同乘一车呢?”

  马车里的叶舒睿微微一怔,本来以为纳兰家小妞儿打死也不愿上他的马车呢,掀开车窗帘露出一张光风霁月的脸,面上却带着邪魅的笑,“与美同行,不敢请耳,固所愿也。”

  纳兰晚朝天翻了个白眼,迈步朝叶舒睿的马车边走边道:“九凤留下,陵鱼与我同去。”话音落下,人已经利落跳上了黄花梨木马车。叶舒睿靠着车壁,看她跳车上来那一瞬颇为轻盈,久病之人断是无法完成的,这一刻,许久的猜疑有了答案。

  “你这是什么意思?”纳兰晚刚刚坐下,便听得马车外陵鱼愤愤的声音。

  “不得王爷允准,任何人不得上车。”马车驭座上,黑色劲装的年轻男子低敛着眉目,国字脸显现出刚毅的轮廓,略微的胡渣子给他增添了一丝粗犷之气。

  “你……”陵鱼语塞,想蹭上马车,谁知男子像山一般挡在身前。未得纳兰晚首肯,陵鱼也不敢太造次。

  马车内,纳兰晚见叶舒睿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看着自己,似乎就在等她开口说好话,忽然就有些泄气。

  本来就没有相干的人了,她和他置什么气?如今婚也退了,她守诺走完这一遭,也就不必再与这人有什么牵扯了。再者今日诗会,原本是个文雅的场景,多少达官贵人都要去,安全上自然不必担心。

  “罢了,既如此,陵鱼也不必去了。”纳兰晚打了个呵欠,对马车内的奢华视而不见,困乏地道,“借王爷的马车小困一会儿,还请王爷行个方便。”

  说完也不管叶舒睿答没答应,自顾自地靠着另一边车壁躺了下来。反正叶舒睿的马车大得很,她整个人躺下来也没占多少地方,慢悠悠闭上眼睛,竟是一点也不理会叶舒睿。

  陵鱼眼睁睁看着黄花梨木的四轮马车渐行渐远,哽在喉咙里的话还没吐出来,那黑衣的年轻驭手便已挥鞭驾车离去。

  马车上,叶舒睿目瞪口呆地看着闭目养神的纳兰晚,她的恭顺呢?她的怯懦呢?她的知书达理呢?通通不要了吗?卸下外衣的纳兰家小妞儿,是这样肆无忌惮目中无人吗?原以为自己已然够轻狂跋扈,除了皇帝陛下,还有谁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纳兰晚的狂表现得一点都不跋扈,甚而很随意,就好似她面前的人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路人,又好似她面前的人是相交多年让人任意放松的老友……总之,叶舒睿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华丽丽的无视了,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喂——”叶舒睿唤她,他可不是来看她睡觉的。

  纳兰晚一动不动,连呼吸的频率都没有改变一下。

  “喂,醒醒。”契而不舍,怎么也不该是现在这个样子啊,叶舒睿有点懵,伸脚踹了她一下。

  “别吵,让我睡会儿,到了再叫我。”纳兰晚伸出手无意识的挥了挥,她是真的很困,昨夜几乎是一夜未眠,高效率地布置了许多事情下去。刚刚躺下就被这家伙喊起来,她一开始就打定主意在马车上补眠的,只是没想到会与这家伙同乘一车。早知他这么聒噪,就该等自家马车装好了再走。

  叶舒睿原本有些发火,哪个女人敢对他这样无礼?拿起身旁的靠枕就要向纳兰晚砸过去,正好看到她眼下一片青黑,显然是没有休息好的困顿。再看她的面容带着微微倦色,脸色不若在寿宴上看着那么苍白,却也透露出一许倦容,跟健康的红润沾不上边,想要发的火好像遇到了水,逐渐被浇灭。

  静了许久,叶舒睿抽回拿起靠枕的手,打开暗格取了一床薄毯出来,不怎么温柔地扔到纳兰晚身上,随口道:“盖上,着凉了我可不负责。”

  劈头盖脸而来的薄毯罩在头前身上,略微淡却持久的清澈干净气息透过薄毯传了过来。原本想将薄毯掀到一边的素手在听到那可恶的声音时顿了顿,接着拉过来盖在了自己身上,只要这人不来扰她睡觉就好,其他的不能要求太多。

  不得不说,四轮马车比普通的官家马车平稳了许多,加上叶舒睿一贯的奢华,车厢里竟然整整铺了一层软软的白虎皮,白虎皮上又铺了一层冰丝软垫。因着天热,马车的夹层中置放了冰桶,使马车的温度清凉舒适。

  纳兰晚撇撇嘴,竟有种回到了现代空调房里的感觉,这家伙果然是个标准的纨绔,真会享受。这般想着,马车还没走出几步,她就真的睡了过去,清浅的呼吸在静谧的车厢中显得尤为清晰。

  叶舒睿似也没想到纳兰晚真的会在他车里睡觉,原本以为不过是懒得搭理他的借口,她就不怕他把她卖了吗?

  

------题外话------

  无言诉说,十点更新,欢迎评论区讨论剧情~

  本书由新宝GG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偏方方 / 著

    一觉醒来,穿越到一个历史上没有的朝代,乔薇无语望天,她是有多倒霉?睡个觉也能赶上穿越...

  • 名门暖婚:战神宠娇妻

    海鸥 / 著

    蓝亦诗酒后乱拔萝卜,毁了海市战狼大队队长夜修的“清白”之身,还肆无忌惮的在他身上留下...

  • 重生之好好撩撩

    爱杀 / 著

    郝宝贝重生在了6岁,为了不重复上一世的暗淡人生,找回上一世的缺憾,郝宝贝小小年纪立志...

  • 公子难缠,纨绔九小姐

    言墨潇箫 / 著

    一朝醒来,修为尽失,丑颜?纨绔?怎么可能!混沌之体,更有返祖血脉!左小灰,右小红,一...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