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悬疑>雾惑渊迷

第五十七章

书名:雾惑渊迷|作者:佩儿|本书类别:悬疑|更新时间:2018-07-13 09:19:18|字数:4251字

  街道上人数较为稀少,陈沫倾斜着身子靠在路旁的电线杆上。

  你觉得你知道了又能改变什么吗?

  对啊,她知道了,可她什么也改变不了。

  唯一改变的是,她再也无法坦然的面对他,她怕自己会冲动。

  木讷的走回家,在客厅时,乔洋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毫无反应,越过他上了楼。

  “这孩子咋回事啊?”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寂,甚至连陈沫上楼的脚步声都没听到。

  回到房间,陈沫沿着门滑落坐地,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下。

  三十分钟后,楼梯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后房门被人用力敲打着。

  “丫头,我知道你在里面,出来,我可以解释。”

  “丫头,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

  “丫头······”

  陈沫依然不开门,身子靠着房门听着他的话语,她突然意识到顾尚宁并不知道她的身份。

  可他会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这会是偶然吗?

  顾尚宁不气馁的敲打着房门,惹来乔洋和卢莎。

  “怎么了你们?”乔洋问,从陈沫回来他就感觉不对劲。

  “我今天去······”

  话还未说完,房门打开。

  “这事跟你们没关系,别问。”并一把将顾尚宁扯进房内,同时关上门。

  乔洋和卢莎相望一眼,都很疑惑。

  房内,陈沫关上门的那刻,便被顾尚宁抱在怀里,她挣扎着推开他。

  “顾尚宁,你离我远点。”确定房外没人后,陈沫才说。

  “丫头你听我解释。”顾尚宁慌乱说道:“我爸是顾忠明,可他绝对没有杀人。”

  “你闭嘴。”陈沫迅速掏出枪,枪口指着顾尚宁的脑门。“我不想听到他的名字,尤其是从你嘴里说出来。”

  一切都过于突然。

  陈沫的手颤抖着,她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她的枪上膛了,手指只要轻轻的一勾,顾尚宁就会彻底的消失在她的世界里。

  “出去。”

  “丫头···对不起。”

  顾尚宁离开她的房间,陈沫才将枪放下,她从未想过自己会爱上杀父仇人的儿子。

  晚餐,早餐,陈沫和顾尚宁各自将自己关在房间,刻意避开对方。

  乔洋询问他们二人,陈沫都不让他问,而顾尚宁也并不乐意回答他,他就没死乞白赖的问下去。

  陈沫没有回局里,而是打电话跟叶惠可请了假。

  这让宇贤等人很吃惊,昨天才说要查顾忠昨的车祸,今天请假不见人影。徐家奎虽然猜出了原因,但他看叶惠可那样,是乎并不打算对他们坦白。

  顾尚宁魂不守舍的参与着讨论,但精力不集中,大家商量很久也没个最终结果,无奈下只得让徐家奎和曾英英两人跟着顾忠昨,而宇贤则开始调查法院内部的人。

  顾尚宁兴致缺缺,宇贤也就没叫他一起。

  办公室内就连叶惠可也不知去向,剩下他一人,手机在手,依旧保持着黑色屏幕,陈沫电话不接,短信也不回。

  虽然这样的状况不是第一次,但这次心里的感觉与以前相比,更多担忧。

  当手机屏幕亮起,他兴奋的站了起来,可随之垂眸。

  电话是他三叔打来的,大概意思是顾忠昨今日便会召开记者会,而他的出国手续也已经办好,机票定在三天后。

  速度之快,让他觉得自己像似逃难一般。

  记者会,知道顾忠昨要召开记者会就很想知道他要说什么,现在与其待在办公室发呆,不如去现场看看。

  企业的记者会来的记者不会太多,一间五十平米的大厅便可搞定。

  曾英英满脸鄙夷,看着那些记者忙忙碌碌,摄影师调对摄影器材,嘲讽道:“顾忠昨不就是一家小企业的老板了,竟然还召开什么记者会,他也不怕笑掉大牙。”

  “那就看要说的是不是记者想知道的了,听说跟路依莎有关。林城谁不知道,他哥当年的事啊。”

  “诶,我听说老大和局长当年可都是陈靖康的下属呢。”

  “是啊,老大还亲眼看到陈靖康倒地不起,而局长则是枪毙了顾忠明,也正因为如此,谭瑞萍才得以坐到局长的位置上。”

  “所以真的是顾忠明杀了陈靖康?”

  “听前辈说是老大亲眼看见的,怎会有假,局里就属老大不会骗人。”

  曾英英认同的点点头。

  记者会开始的时间快到了,顾忠昨被推到到前面的讲台上,看着下面略显狂热的记者,丝丝苦笑。

  “顾总,听说你这次要说的事与路依莎有关,难道你腿上的伤是路依莎照成的吗?”某记者直接问道。

  “不清楚。”

  “请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另一位女记者说。

  “因为没有调查所以不清楚是不是。”

  “有可能是,是吗?”

  “是。”

  “那你要说的事是什么?跟你哥哥顾忠明有关吗?我们听说他有一个儿子,请问那孩子在哪?他也是路依莎的人吗?”从记者人群中发出的提问。

  “这位记者朋友的问题还挺多的,我今天要说得的确跟路依莎有关,但跟我哥哥没有关系。”

  “那请问是什么事?”

  顾忠昨看向大厅内靠着窗户的角落,陈沫斜靠在墙壁上,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

  面对顾忠昨的短暂沉默,有些记者安奈不住好奇的心,不断提问,大家七嘴八舌的,乱得跟菜市场似的。

  “你哥哥当年把蓝宝石放在哪了,你知道吗?”

  “当初逃走了一名犯人,那名犯人跟你可有关系?”

  “为什么路依莎会对宝石情有独钟?”

  “······”

  一连串的问题向顾忠昨砸去,每一个问题,大概都是围绕着路依莎和他哥哥顾忠明。

  陈沫捏捏鼻梁,她也被记者围堵过,但是所问的问题却没有攻击性,而顾忠昨所遭遇的,却是苛刻刻薄的问题。

  助理及保安好不容易将记者控制住,但依旧没中断他们没完没了的问题。

  “蓝宝石是不是在你侄儿手上,他人在哪?”

  这样的问题,是乎是将他与路依莎结合在了一起,就像当年他怎么解释他哥哥没路依莎没有关联一样,再多的解释在他们眼中都变成了掩饰。

  “今天的记者会只跟路依莎有关,跟我哥及我侄儿没有任何关系。”

  “那你侄儿的消失,你该作何解释,听说你哥死后,他便一直待在国外,是心虚不敢回国吗?”

  陈沫垂眸,渐渐握紧的拳头发出关节声,而台上的顾忠昨早就料到这些记者会对当年的事喋喋不休,他选择不回应,等他们安静了再说。

  另一旁的曾英英和徐家奎注意到了人群中的顾尚宁,对于他的突然到来,都有疑惑。

  陈沫也注意到了,她此时不能将他拉走,却在心中祈祷他别犯傻。

  可上天老喜欢和她做对,她来不及阻止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顾尚宁冲上台。她心里很清楚,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底线,而顾尚宁的底线就是他父亲,他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对他父亲谩骂,诋毁。

  顾尚宁突然冲到台上,人群顿时鸦雀无声,大家都知道他是最近的警界红人,将代钜绳之以法的功臣。可在他说出一句话后,下面的人,各个呆若木鸡。

  “我就是顾忠明的儿子,我爸他没有杀人。”

  摄影机照相机一顿乱拍,僵持几秒后的记者,顿时炸开锅,就连曾英英和徐家奎也不可置信的盯着台上的顾尚宁。

  为了顾尚宁的安全,顾忠昨立刻让保安护着顾尚宁离开,大家围成人墙推着顾尚宁往大门走去,却在即将达到门口时停了下来。

  陈沫就站在哪,她那时的眼神顾尚宁这辈子都无法忘记。

  “陈沫,请问你知道顾尚宁的身份吗?”

  “陈沫······”

  陈沫被记者团团围住,曾英英和徐家奎立马上前护住陈沫,以免在她拥挤之下受伤。

  看着她被围住,而他什么也做不了,被人推着拉着离开大厅。

  被关在办公室整整一个小时,对他而言每分每秒都如同一年,门口有两名保安看着,他多次想要冲出去,可都没用,门被锁死了。

  锁死了门还让保安看着他,这是有多不放心他砸门啊!

  他打电话给陈沫,始终都没人接,就连徐家奎和曾英英也没有接他的电话。

  过了半个多小时左右,门外传来开锁声,随后顾忠昨被助理推了进来,并让那两名保安出去。

  “她怎么样了?”被拖进来的时候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沫被一大群记者围住,不知道她有没有受伤。

  “没事,被她那两名同事带走了。”顾忠昨回应到。助理将他推到沙发旁,随后离开。

  “我先回去了。”

  “你还回得去吗?下面全是记者,就连公司里的人也是议论纷纷,我们一心想要保护你,可你倒好当着那么多记者的面说出来,现在还不知道他们会怎样添油加醋的报道?”

  “我不在乎,反正现在我的身份也暴露了,就没必要回美国去,你们把机票退了吧。”说完不顾顾忠昨的呼喊离开。

  避开记者到达停车场,直奔局里。

  休息室内,叶惠可,张宇贤两人站在陈沫的面前。

  “小沫把枪拿来。”叶惠可命令到。

  “你怕我杀了他?”

  “不管怎样,他父亲的错不该由他来偿还。”

  “小沫,尚宁是尚宁,顾忠明是顾忠明,顾忠明已经死了,别把尚宁牵扯进来。”宇贤道。

  “尚宁来这或许是有他的目的,可他并没有伤害任何人,小沫,你做事太冲动,为了安全起见,把枪给我。”

  陈沫心里咯噔一下,疑惑的看向叶惠可。

  “我同意老大的决定,毕竟子弹不长眼。”

  被他们二人劝说半天,陈沫最终妥协,缴枪不是第一次,也不会向之前那么大脾气。

  刚上缴枪,楼下一阵喧哗,过了没多久,休息室的门被人推开,顾尚宁走进来。

  “老大。”他满脸的愧疚,但愧疚的是他没有对大家说实话。

  “过来坐下。”叶惠可说到,并让宇贤去把徐家奎和曾英英叫来。

  顾尚宁很听话的坐了过去,坐到陈沫的身边,有叶惠可在,陈沫也没发脾气。

  徐家奎等人进来后,他们都用着审视的眼神看着他,陈沫除外。

  “对不起,我没向大家说实话。”

  休息室顿时安静下来,过了几秒后,徐家奎说道:“这也不算啥大事吧,谁还没个秘密啊,你们说是不是?”

  曾英英偷偷的往他脚上踩了一脚,痛的徐家奎有苦不能说。

  “局长那怎么办,你该不会是来杀局长的吧?”徐家奎惊讶问到。

  “要是想杀她不需要来这里。”

  “说得也是,毕竟你和苏音有过一段,是因为她是局长的女儿才分手的?”

  “是。”顾尚宁毫不避讳的回答。

  “苏音真可怜。”

  “啊!”又被踩一脚。“你干嘛老踩我。”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曾英英怒瞪道。

  徐家奎无奈下乖乖闭嘴。

  又瞬间安静下来。

  “要说什么快点说,我没空陪你们在这大眼瞪小眼。”陈沫说道。

  “副组,对不起,因为我害你被记者包围。”在老大面前,上下级还是要区分的,顾尚宁在局里还是会称呼陈沫为副组。

  “说完了?”

  “嗯。”他很想问陈沫那时是怎么了,可当着大家的面问不出来。

  “既然说完了那我先走了。”说完,起身,摔门离开。

  丫头!顾尚宁张张嘴,可始终没有勇气发出声。

  陈沫下楼,一行动急促的身影迎面撞上,陈沫不得不佩服现代化的新闻报道,区区两个小时,现在整个林城全知道了顾尚宁的身份。

  “陈沫,顾尚宁是顾忠明的儿子你知道了吧。”苏音气喘吁吁的说道。

  “比你早知道几个小时。”

  “他来这是为了杀我妈是吗?接近我,跟我在一起是有目的的对吧。”

  陈沫不回答,她并没有权利替顾尚宁回答这个问题。

  不过她确定的是,顾尚宁跟苏音在一起的时候并不知道苏音的身份,就像不知道她的身份一样。

  “我的天,那他接近你,该不会也有这其他的目的吧。”

  听着她的话,陈沫的心更加烦躁,却不是因为顾尚宁是顾忠明的儿子,而是现在大家都在把他进入重案组,描绘成了一种阴谋。

  她现在或许明白了,在她的心里顾尚宁并不是十恶不赦的罪人,她恨顾忠明,却没办法恨顾尚宁。

  心里的不安加剧,感觉有着更加可怕,更难以控制的事情即将发生。

  逃开苏音又遇上宋伟和徐兰红,避难不了被徐兰红酸两句,但陈沫也反击回去,宋伟说这样的人留着不安全,要她踢顾尚宁离开重案组之类的。

  陈沫蹙眉,鄙视他。

  好不容易离开局里,陈沫知道,卢莎也一定知道了,可她会怎么做,把顾尚宁赶出去吗?

  本书由新宝GG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田园佳婿

    晗路 / 著

    一场意外,21世纪的“孤星”孟倩幽穿越到同名同姓的农家小女孩身上,从此开启了风生水起...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姬朔 / 著

    顾少正在工作之际,姜锦突然扑了过来,波光潋滟的星眸望着他。“之前给你看的那个剧本怎么...

  •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无意宝宝 / 著

    京城声名显赫的诸葛世家,百年荣耀,每代人才辈出,世人仰望。唯有这代出现一个污点。诸葛...

  • 腹黑贤妻

    夜初 / 著

    明云裳深夜逃婚爬墙,腰带被树勾住,栽到墙下遇一嫡仙美男美男惊:“不好,半夜巨石落,天...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