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现言>军爷有色之娇妻难宠

第522章 我的男人

书名:军爷有色之娇妻难宠|作者:依然简单|本书类别:现言|更新时间:2018-06-21 11:46:37|字数:4017字

  雷·里欧:“最多二十个。”

  “二十多个。”薛暖的嘴角喃喃,“倒是比我预计的稍微多了几个。”

  看样子还有得商量。

  这样想着,薛暖弧度淡淡勾起,看向他。

  “雷,你去告诉他,我的要求是三十。”

  “一个条件换十人,我相信这个交易对他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吃亏的事情。”

  三个条件对她来说或许没有什么用,但是薛暖相信对于他们来讲,应该还是有很大的用处的,至于那个封爵位的条件,虽然她不需要,却也不会轻易的乱许承诺。

  毕竟薛暖可不想要得罪这里的最高领导,她没那么傻。何况封爵这样的事情也不是说她想让就能让的。

  都是聪明人,她想那些人知道该如何抉择。

  听到这话,雷·里欧有些疑惑的看着薛暖,“他们真的会答应?”不太可能吧!

  他当时费了那么多口舌都没有让对方同意,现在就这么随随便便的一句话,他没有自信,但是薛暖看着却是无比的自信。

  这样的要求,难道那些人真的能答应?

  三十个人可并不是个小数目。

  “会。”上扬的弧度带着自信,薛暖看着眼前的几人,“前面之所以不答应你们,是因为那些人怕我之后会得寸进尺。”

  薛暖话音才落,景令璟眉目间便闪烁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看样子自家媳妇还真是有相当的——“自知之明”。

  只听薛暖继续道:“你们可以这么告诉那些人,就说我的要求,仅此而已。”

  “好。”雷·里欧点头,“那我一会儿再找他们谈谈。”

  薛暖颔首,笑意清浅,“麻烦你们了。”

  这时,一边的伊夫却显得相当的疑惑。

  “薛,有个问题我一直想不通。”

  薛暖看向他。

  伊夫:“既然你找我们帮忙,我相信你应该是有些不能让某些人知道的东西。”至于某些人是什么人,他就不知道了。

  “不过你这样子和我们走得这么近,那不是…”白这么安排了。

  伊夫有些想不通薛暖的目的。

  然听着他的话,薛暖扬着的弧度却更深了一些。

  “华夏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真亦假,假亦真,更何况我要的人可不止一个。”

  就算伊凡诺尔真的怀疑她,终究也只能是怀疑而已。

  如果想通,那这一切就是巧合,如果想不通,那么还有下一次。

  虽然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惹得伊凡诺尔怀疑自己,但是只要不能确定,一切都还好说。

  众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却不是很明白。

  伊夫看着薛暖没在说话。

  此时的薛暖看在他的眼中有那么些许的——深沉。

  这样的人不适合当对手,因为一般人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嘴角的弧度依旧清浅,稍微的坐了有半个小时左右,一行人才起身去了赌城的方向。

  今日的堵城和前两日好像有些不同,更热闹了,也更——薛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里面的氛围。

  反正就是有点和谐,但是却又竞争明显。

  谁都想突破今日的比试,即使不能胜利,但是进入前几名也是好的。

  更何况曾经传说中的那一位也在场,如果能和她赌上一局,即使输了,也是一件倍有面子的事情。

  以后从这里走出去了,也有一件事情可以吹嘘。

  这对于他们来说绝对只有好事没有坏事。

  “你们说今天赌神会来吗?”这是一个正在边上看热闹的赌徒的一句疑问。

  “应该不会。”今天才第一天,以赌神的咖位根本不需要参加第一天的比试。

  声音中带着些许的可惜。

  那一日赌神出场的时候他刚好没在,这也让他没有见到那无比潇洒的一幕。

  所以今日便早早的来了这里,毕竟传说中的那一位可是一个潇洒至极的人,一般人也想不通她下一秒会做什么。

  或许今天也有可能出场也不一定。

  听着他的话,边上传来一阵叹息,“是啊,人家是赌神,而且还是传说中的那种。”哪里是他们这样的小人物能够比拟的。

  更何况。

  “这个地方已经无数次的用她的名义来吸引赌徒,这一次本尊好不容易终于到了,当然要好好的利用一下了。”否则也对不起他们自个啊。

  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她那样的咖位,或者是小神也可以啊。

  对方没有说话,只是继续排着队等待机会。

  此时的两人不知道,他们口中谈论的那个人刚好的跟他们排着的队伍只隔了两个人而已。

  “薛,我还真觉得你应该多出来走走。”布利斯从后头探出脑袋,小声的对着薛暖道。

  宣薛暖回头看了他一眼,“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当然——不合适。”一下子气球就被戳破一般的蔫了。

  布利斯想到了薛暖的身份。

  好吧,他还是觉得有些太可惜了,薛暖怎么能是华夏的军人呢!

  布利斯表示不开森。

  身后的伊夫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不过。

  “媳妇,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排队?”

  景令璟表示,他们不是不需要参加今天的比试吗。

  听到这话,薛暖有些无辜的看向周围的几人。

  “不是你们要排吗?”她只是跟着而已。

  众人:……

  薛啊,卖萌是很可耻的一件事情。

  十分钟后,二楼过道,一行六人平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底下。

  薛暖表示:“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还真是有点无聊。”

  突然的一声感慨倒是让边上站着的几人差点崴了脚。

  啊喂,别开玩笑了啊,亲!

  第一天的比试就在大厅,而且利用的就是大厅里一些比较普遍的东西,其中就有轮盘,这里面的每个人每一项都需要去试。

  你赢了一项不代表人参加第二天的比试,你必须从每一轮的所有人中突颖而出,才能有接下来的资格。

  总的来说就是你如果想从中走出,那得经过重重的关卡。

  双手抱臂,薛暖就这么安静的看着底下的人惊喜,失望,无奈,还有兴奋。

  在赌桌上,薛暖从来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除了淡漠便是平静,平静到让人觉得她其实什么都不在乎。

  没有人知道,只要薛暖站上了某一个舞台,那么那个地方必定有她在乎的东西,只是一般人瞧不出来而已。

  15分钟后。

  打哈欠的声音传到众人的耳中,几人下意识看着薛暖,刚想说话,然一道带着浅笑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薛,久仰大名,今日一见,确实,绝代风华。”

  雷·里欧几人闻声看去,便见到一男一女正向着他们走来,女人面无表情,显得有些难以接近,只是那双眼睛一直停在薛暖的侧脸上,没有离开过一下。

  眸底的战意毫不掩饰。

  走在她边上的是一个显得有些吊儿郎当的男人,俊脸不显年纪,如果只是看人猜测的话,他看上去最多也就二十二三的样子。

  这两个便是那天薛暖和雷·里欧比试的时候在二楼瞧热闹的人。

  直到对方两人走近,薛暖才转过身,抬眼便对上了两双不一的眼眸。

  两人走到薛暖和景令璟的面前站定,眼神上下的打量着薛暖两人,双方眼底惊艳不约而同。

  只不过女人的目光此时正一瞬不瞬的放在了景令璟的身上。

  昨日只是在远处,女人近看才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男人比景令璟更加的吸引女人。

  只是一瞬,薛暖凤眸微眯。

  “好看吗?”漠凉的眼神对上了女人那身惊艳刚掩却错愕的眼神。

  “什么?”

  薛暖扬着的弧度加深了一分。

  “我问你,我的未婚夫好看吗?”

  听到这话,女人当下眯眼,“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啊。”薛暖眉目挑了挑。

  只听那女人突然冷哼一声,“薛,别以为你有赌神的称号就比我们要了不起一些,如果你真的那么厉害,那么这么多年你也不会不敢出现在各大赌场。”

  言语间带着浓浓的讽刺。

  在女人的眼中,她觉得学了这么多年是不敢出现,她更加自信,如果按照赌技,自己绝对不可能输给薛暖,绝不可能!

  这一次她要让所有的人都看看,传说中的赌神也不过如此。

  薛暖还没有什么反应,边上的雷·里欧却已经有些忍不住。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薛暖是他心目中的神,没有人有资格侮辱

  女人冷哼一声,学着薛暖的话。

  “字面上的意思,难道你们听不出来吗?”

  雷·里欧刚想怼回去,却只听一薛暖轻笑出声。

  “你瞧着还真是有点意思。”胆大包天的敢肖想她的男人,竟然还学她说话,还真是相当的有意思不是吗。

  然听着薛暖的话,女人也是嘴角讽刺明显。

  “彼此彼此。”

  两个女人之间充斥着浓浓的火药味。

  或者应该说说是某个女人在身上充斥着浓郁的火药味,而薛暖即使说着这样的话,给人的感觉依旧是清冷淡淡。

  和对方相比,在场的人都觉得薛暖瞧着更让人喜欢一点。

  特别是雷·里欧,对于眼前这个嚣张的女人,丝毫都喜欢不起来。

  至于那个男的,他没有丝毫想法。

  他现在只希望薛暖能够好好的教训她一下。

  布利斯和伊夫相视一眼,没有说话。

  他们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女人应该要遭殃。

  薛瞧着,可不是一个那么容易相处的人,其实她表面瞧着让人觉得亲近。

  此时的薛暖双手抱臂,身子懒洋洋的靠向景令璟。

  “既然你刚刚没有听明白我说的话,那么我倒是不介意给你解释一下。”

  说话间伸手拉住景令璟揽着自己的手掌,十指相扣。

  “希望你记住,这是我的男人,而且他这辈子也只会是我的男人。”

  女人眯眼,薛暖继续。

  “我这人吧,虽然平日里脾气还算不错,也不会去肖想别人的东西,只不过吧,在有些人肖想起我人或者东西的时候,我会很不开心。”

  薛暖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明显的在警告眼前的这个女人不要胆大包天的,敢肖想她的男人。

  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出来了,女人当然也听出来了。

  至于景令璟,显得是相当的开心。

  这还是自家媳妇儿,第一次在外人的面前这样的护食。

  某二爷表示,这样的感觉甚好。

  眸底温柔的看着自家媳妇儿,连一个眼角都没有落在过眼前那个女人的身上。

  在景令璟的眼中,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特别是没有女人能够比的上自家的媳妇!

  拳头紧紧的握着,女人有些咬牙切齿。

  她刚刚确实被眼前的这个男人给惊艳到了,在她的心里,薛暖根本就配不上眼前这个让人赞叹的男人。

  只是她没有想到,不过一眼,薛暖竟然会直接找事。

  轻哼一声。

  “如果连自己的男人都看护不了,那么传说中的赌神好像也没有那么神吧。”

  “我确实没有那么深。”薛暖耸肩,“至于赌神的名号也是别人封的,又不是我自找的。”

  在场的人都没有想到,薛暖竟然会这么的诚实。

  或者应该说,实诚。

  倒是让女人微微的愣了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只听薛暖继续开着口。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哪只眼睛看到我管不住自己的男人,可能有些人自己曾经管不住过吧。”

  “至于我家二爷,可从来不需要我都说什么或者多做什么。”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上扬的弧度带着无比的幸福。

  女人没有说话,因为她明显知道接下来的话对于她来讲绝对不是好话。

  放开景令璟的手,薛暖双手抱臂。

  “那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是他的唯一。”众人表示,薛暖同志,你这算不算是在妥妥的撒狗粮。

  不过女人气的绝对不轻。

  她没有想到薛暖竟然会这么难缠,甚至什么话都敢说。

  浑身气的有些颤抖,但是连女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气些什么,她只知道自己此时此刻无比的厌恶眼前的这个所谓的赌神。

  咬牙切齿。

  至于薛暖,就这么懒洋洋的看着她,似笑非笑。

  和她斗嘴,那可绝对是在自找苦吃。

  本书由新宝GG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每邀请一位新用户最多奖励1000元宝,上不封顶,多邀多得!

神奇推荐位
  • 天下无双:王妃太嚣张

    处雨潇湘 / 著

    当暗夜组织领袖,金榜第一杀手之魂,附于一废物花痴之体,现有的格局,将发生怎样的逆转?...

  • 妖孽病王娶哑妃

    铭荨 / 著

    郑国公府谦谦世子,言之灼灼,当众退婚;相府哑巴嫡女,不堪众人嘲笑奚落,上吊自杀。再次...

  • 大人物的小萌妻

    秋如意 / 著

    18岁的她:平凡如路边最不起眼的小石头。在学校,被师长同学视做平庸无奇的眼镜妹;在家...

  • 重生八零:陆少宠妻无度

    紫雨漪漪 / 著

    前世,她是他的私人军医,是他的晚辈,因为年龄的差距,她只能将自己对他的爱深深地埋在心...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