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相思引之曾相忘

第三十七章 赏荷

书名:相思引之曾相忘|作者:季嬅|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8-06-14 10:01:03|字数:4062字

  见苏灵鸢又将方才的话语重复了一遍,徐静姝心知她是问不出什么了,索性释然道:“灵鸢回去吧,我有些累了。”

  苏灵鸢知晓她这是赶人的意思,但依旧问出心中的疑惑,“据我所知,娘娘与我一样,从未在帝都众人面前出现过,既如此娘娘是如何认识楚烜的?”且还有如此深的执念,最后一句话她却是怎么也问不出口的,原是这本就不关她什么事。

  徐静姝微闭了闭眼睛道:“灵鸢心底有属于自己的秘密,本宫心底恰好也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苏灵鸢双手环胸,闲适的坐在椅子上,闻言方才站了起来,眉心微沉,不怒自威道:“灵鸢烦请娘娘您守好心底的秘密,若是一个不小心让旁人知晓了去,终是害人害己。”

  徐静姝凝望着这一刻的苏灵鸢,瞧着她不过是一豆蔻年华的小丫头,可身上散发出来的威严着实让她心惊,这是她平日里惯在皇上身上看到的东西,此时出现在一小丫头身上,她却觉得没有丝毫维和感。

  尽管心惊,但徐静姝依旧淡然问道:“灵鸢以何种身份警告我?”

方才那番话是苏灵鸢脑海中下意识冒出来,她也就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如今徐静姝问她,她散漫的站起身来,回以吟吟一笑,只字未言。

  只这漫不经心的一笑,徐静姝就已知晓答案,苏灵鸢的无言在徐静姝眼里便是她没有资格知晓,更没有资格去问。

  苏灵鸢本想就此转身离去,但她转身的那一瞬间,突然瞥到楚烜从窗口处悄无声息地潜了进来。

  定了定心神,苏灵鸢想装作没看见楚烜就这样离去,但楚烜却大摇大摆地朝着她走了过来,她想走已是不可能了。

  楚烜走至苏灵鸢身边,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拂去,打趣道:“鸢儿见到我高兴不?”

  苏灵鸢瞪了他一眼,以眼神示意道‘这是你老爹的小妾的房间,你是活够了?’,且她刚说完她与楚烜是昨日才相识的,现在就被我们亲爱的五皇子啪啪打脸,这脸打的她好心痛。

  楚烜勾唇笑了笑,回了个无事的眼神,随后转过身去,看着正在瞧着他们的徐静姝,轻道了声,“抱歉。”

  这一声抱歉他是真心实意的抱歉,想他楚烜横行南楚帝都数年,这是头一次对人说抱歉。

  徐静姝微笑了笑,回道:“这本就不关你什么事,是以你不用愧疚。”

  楚烜点了点头,皱着眉头道:“算我欠你个人情。”

  徐静姝又笑了笑,苍白的脸色染上了一抹红晕,“五皇子的人情可不好欠,原是我赚到了。”

  楚烜见与徐静姝说完,转眸笑着对苏灵鸢道:“鸢儿去芳菲殿门口等我可好,我有事找你。”

  见苏灵鸢微颔首,楚烜如来时一般无声消失在窗户口,苏灵鸢见他离去,自己也迈步向着殿外而去。

  徐静姝望着苏灵鸢的背影微微失神,想着这个女子何其的幸运竟让楚烜那样一个张扬不羁的少年心甘情愿的喜欢着。

  孙嬷嬷见苏灵鸢从内殿出来,向她见了个礼道了声‘郡主慢走’,便独自一人进了内殿。

  孙嬷嬷进去后见徐静姝双眸失神的望着窗户口,微叹了口气问道:“娘娘可是全了心中的执念?”

  徐静姝缓缓地摇了摇头,“嬷嬷,多年的执念岂是那么好全的?”她怕是终其一生也放不下心中的执念了。

  孙嬷嬷眸中含泪,心疼的道:“娘娘,忘了过去吧。”徐静姝是她看着长大的,如今见她为着一个本就没有缘分的人如此折磨自己,她实在是看不下去,遂才出口相劝。

  徐静姝轻笑了笑,似是想起什么,眸中满是幸福。

  孙嬷嬷欲言又止,看着徐静姝甘之如饴的模样,索性不再相劝。

  苏灵鸢让言冬回了她们所住的右殿,只自己一人向着芳菲殿外而去。

  走出宫门后,楚烜早已等在门口,苏灵鸢见到他笑着打趣道:“呦,五皇子速度挺快的。”

  楚烜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看着苏灵鸢道:“那是,本皇子这一身本事可不是吹的。”

  苏灵鸢轻笑了笑,“净逛你父皇那些妃子的闺房了吧。”

  楚烜狠狠的敲了下她的脑袋,盯着她的小脸儿,狐疑的问道:“你这小脑袋里整日想的都是些什么?”

  苏灵鸢连忙揉揉被他敲过的地方,愤愤道:“本来就是事实还不让人说了?”

  楚烜撇了她一眼,语重心长道:“我那是去找她道歉。”

  苏灵鸢恍然醒悟,压低声音道:“该不会是你下毒将她腹中的孩子给害没的吧?”

  楚烜摇摇头,“不是我。”话落,补充道:“是她自己下的毒。”

  见着苏灵鸢的眸中有一丝疑惑闪过,楚烜将事情的原委向她娓娓道来。

  几日前徐静姝找到他说要与他合作除掉玉风雅,当时他并无兴趣,但徐静姝说玉风雅既要见苏灵鸢便不会那么简单,她终究是要对苏灵鸢下手的,且徐静姝跪在地上求他说她只想保住腹中的胎儿,别的并无所求。

  他也并不是个心软之人,但他查出来帝都那起连环杀人案的幕后主使确是玉风雅,且与她合作的是北秦人。徐静姝见他有所动容,便退而求其次的说不需要他干什么,只要将他调查出来的关于玉风雅谋害朝廷命官的证据交给她就可以了,其余的她来办,他想着既然这证据在他手中也无用,便给了徐静姝。

  谁知徐静姝竟策划了这么一起事件,还害的自己未出世的孩子离她而去,他想着这件事终归他也有责任,今日下朝后听到暗卫说徐静姝秘密见了苏灵鸢,这才临时起意潜进了芳菲殿,而他也是担心苏灵鸢的安危这才潜进去。

  苏灵鸢听了楚烜这一番说辞,深有所悟道:“你确实该给她一个道歉。”

  如今她是想明白了所有的事,玉风雅仇视楚烜肯定不是这几日才开始的,定是从前也是,而这恰巧被关注楚烜的徐静姝看在眼里,徐静姝估计是无意中得知了玉风雅陷害李承婉一事,为了给楚烜除去潜在的隐患,徐静姝才策划了这一切,以她自己为引子,让皇上彻查此事。

  难怪呢,苏灵鸢一时唏嘘不已,若是这样说来,徐静姝给自己下毒时原就没想着让自己活,是以她昏迷前看着楚烜那一眼中才有永别之意,若不是昨日遇到她懂得解紫蓝花毒,徐静姝怕是早已命丧黄泉了。

  没想着她对楚烜竟有如此深的执念,竟不惜牺牲自己来保护楚烜的安危,只是她这种做法苏灵鸢是不太认同的,楚烜不是需要旁人牺牲自己来相护的人,她如此做法不过是无形中增加了楚烜的负担而已。

  楚烜眉心微沉道:“鸢儿何以有如此说法?”

  苏灵鸢轻叹了口气,既然这是徐静姝的秘密,且她也未曾告诉楚烜,那她也就不会点破,就任由楚烜不知吧,反正徐静姝如今的身份是楚烜的后娘,她也定不会说与楚烜的。

  苏灵鸢想通后,避开话题,轻哼了声道:“五皇子的桃花还真是多,就昨日一个乞巧宴,你看看有多少双眼睛怨恨的盯着我。”话落,又道:“按说你的名声这么差,该不会有多少女子能不顾你的名声而心仪你的。”但事实是依旧有那么多女子愿意飞蛾扑火。

  楚烜的眉眼间霎时染上三分笑,反问道:“鸢儿这是醋了?”

  苏灵鸢朝着他的俊容翻了个大白眼,没好气的道:“你哪只耳朵听出来我是醋了,我这是在为自己鸣不平好不?”

  楚烜好笑道:“嗯,鸢儿惯会自欺欺人。”

  苏灵鸢气的不想理他,转头看向一旁的花花草草,一看是个陌生的地方,苏灵鸢问道:“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楚烜看着远方的路,笑着道:“带你去赏宫中的荷。”

  大约走了两盏茶的功夫,苏灵鸢看到一方一眼望不到边的湖,心情顿时大好,也不楚烜计较那么多了。

  宫中掌管蓬船的太监自是认得楚烜的,见他前来,笑呵呵道:“五皇子又来游湖了。”

  楚烜望着湖中的满池荷花平静道:“这次来赏荷。”

  苏灵鸢盯着两人好奇的问道:“这游湖与赏荷有什么区别吗?”

  那位掌管蓬船的太监大约五十岁左右,闻言笑着回道:“游湖的话,奴才就将船划到湖的西边,赏荷的话奴才就将船划到湖的东边。”

  说完,那位老船家动作娴熟的去准备两人游湖要用的船只。

  待两人上了船后,船家支着竹篙将船划离湖岸。

  此时已是快晌午,如此热的天自是没有人愿意来游湖赏玩,因而偌大个湖上也就他们这一只船而已。

  上船后,苏灵鸢便在船头寻了个位置,舒舒服服的坐于此处。

  楚烜走过来时见她不知何时已将自己的绣花鞋给脱掉仍在一旁,露出一双玲珑的玉足泡在湖水里,还时不时的挑起一个水花,水面顿时泛起朵朵涟漪,衬着湖中的朵朵莲花整个风景美如画,绕是任何人看了也会沉醉其中。

  楚烜欣赏了会儿这幅赏心悦目的风景后,默默地走过去一撩衣袍懒散的坐于苏灵鸢身旁,动作轻缓的将其快要没入水中的衣裙微微拎起,看着苏灵鸢笑颜如花的面庞,楚烜也不由得笑了笑。

  眼见自己的衣裙被楚烜拎在手里,苏灵鸢不着痕迹的自己握在手里,笑着对楚烜道:“湖水很凉。”

  楚烜不在意的收回自己的手,索性以手做枕慵懒的躺在船头之上,随后侧头看着苏灵鸢叮嘱道:“玩一会儿就可以了,小心着凉。”

  苏灵鸢点点头,又继续低头玩弄水花,时不时的有小鱼从她脚边游过,她笑着用脚逗弄着小鱼,一人一鱼玩的好不快活。

  楚烜就这样看着苏灵鸢,不禁想着,他有多久没看到过这般模样的苏灵鸢了,也许五年,也许八年,也许更久一些,久得他有些记不清了。

  船家将船划到湖的东边,荷花开的最盛的地方时,楚烜这才坐起身来,吩咐船家将船划到荷花荡中。

  船家看着楚烜笑着道:“好嘞,五皇子,划到荷花荡最中心可好?”

  楚烜轻嗯了声,未再言语,只微微揽着苏灵鸢的肩膀,为她拨开一旁的荷叶。

  苏灵鸢见此也有样学样的为楚烜拨开他身旁的一丛丛荷叶。

  船家看着两人互相为对方拨荷叶,心中不由得感慨五皇子与这位姑娘真是般配,如天造地设一般。

  等船在荷花荡中心停稳后,船家随手取了张荷叶盖在脸上,舒服的躺在船的那头睡起了午觉。

  小船撑入花深处,荷花已高过人头,将湖中唯一的小船给挡的严严实实。

  苏灵鸢见船停下来,小声的问道:“楚烜,我们就在这里欣赏荷花?”他们位于荷花荡深处,早已被长势甚好的荷花遮了眼,这还如何欣赏,苏灵鸢有些疑惑。

  楚烜笑了笑不答话,随后轻轻搂住苏灵鸢盈盈一握的纤腰,足尖轻点一瞬间后便落到了荷花最高处,苏灵鸢低头看去,见他脚尖只微微触碰着一朵含苞待放的荷花骨朵便将他两人立在空中,不由得惊叹楚烜轻功之好。

  楚烜望着怀中的苏灵鸢,扬眉一笑,“鸢儿,这儿的风景可好?”

  此时满湖的荷花开的甚好,可谓称得上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他们又立在荷花之上,能看到整个湖面的荷花,又怎会不好呢。

  楚烜搂着苏灵鸢在这片荷花荡中游览了一番,方才使着轻功回到小船上。

  将苏灵鸢带回船头后,楚烜的眉眼间不自觉的添了几分笑意,鸢儿想不想吃烤鱼?”话落,补充道:“这湖中的鱼可是我父皇花大价钱喂养的,很是肥美,用来烤着吃最是合适。”

  苏灵鸢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楚烜这是妥妥的败家子啊,估计皇上心里还在郁闷,他每年花大价钱喂养的鱼怎么都不见了,不过这也不关她的事,反正有免费的鱼给她吃,不吃白不吃,遂赞同的点点头。

  本书由新宝GG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戾王嗜妻如命

    昭昭 / 著

    别人的坏名声,不是自己作的,就是被人诬陷的;靖婉的坏名声,不是自己作的,而是她家未来...

  • 重生之军爷溺宠狂妻

    蓝岚天空 / 著

    苏婉在飞升渡劫的时候被天雷特殊照顾了,好不容易已经挨过前面八道天雷,就差临门一脚就可...

  • 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

    苏幕遮玥 / 著

    【纪云涯死在了十八岁,死而重生,化魔归来】*人人都道纪家女温婉秀美,聪敏高雅,蕙质兰...

  • 重生之嫡女无双

    白色蝴蝶 / 著

    当那一根根手指被掰断的痛侵袭着她身体的时候,她才知奶娘与丫鬟早已是背叛了她;当那庶母...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