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诱你入怀:冷王的嚣张废柴妻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42)

书名:诱你入怀:冷王的嚣张废柴妻|作者:第七奴|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8-01-13 10:22:01|字数:2069字

  “谁也休想伤害到韦妆。”南门扬非的语气缓慢并且坚定。

  “谢谢你,谢谢你们。”韦妆在这一刻,内心是真的感激万分,她看着南门扬非,“我们虽然只是萍水相逢,你们却仗义相救,我五师兄常说,大恩不言谢,可是有恩不说谢,那也太没良心了。”

  林飞云蓦然一笑,道:“大恩不言谢,看来韦妆姑娘的五师兄,并没有告诉你后面还有两句。”

  “呃?”韦妆如今已经彻底回过神来,听到林飞云这么说,不由好奇的看向他,“还有两句么?是什么?”

  雷远的眉峰不由跳了跳,暗想,林飞云你嘴贱,说得好就好,说得不好,主子非得剥你的皮。

  林飞云正等着她问,听了立刻笑意更深,道:“第一句:救命之恩,来世必然做牛做马相报。韦妆姑娘,可曾听说过?”

  南门扬非冷冷瞟了林飞云一眼。

  “有听说过啊!”韦妆点头,但好像并不是“大恩不言谢”后面的话吧?

  “哦!那还有一句,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嗯,后面是什么来着,韦妆姑娘可曾听说过?”林飞云笑问。

  “以身相许啊!”韦妆看着林飞云,回答。

  玄七同恨不得一巴掌拍上自己脑门,韦妆笨起来的时候,真是笨到连她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南门扬非凝视着韦妆,知道她也不是顺着林飞云的意思说出的那几个字,只不过是在认真回答林飞云的问题而已,可听在他耳中,却还是莫名动听,让他忽然觉得有一丝丝的欢喜。

  “对,就是以身相许。”林飞云笑呵呵的冲韦妆挤挤眼,“韦妆姑娘,来世太远,做牛做马也太辛苦又太委屈,以身相许好啊,韦妆姑娘觉得呢?”

  她觉得?她觉得可笑!韦妆已经听明白,瞬间气呼呼的瞪向林飞云,可她眼睛圆滚滚的乌黑发亮,红嘟嘟的小嘴一撅,看在别人眼中,倒更像是带了一抹娇羞:“这可就为难了。”韦妆道,看了看一旁的雷远,又看了看另一边抱着大瓦罐的阿姜,脆声道,“雷远少侠和阿姜少侠对我都有救命之恩,如果要以身相许的话,许给谁都不合适吧?”救命之恩就要以身相许,她哪有那么多终身可以相许。

  玄七同感觉要被韦妆蠢哭。

  林飞云笑不出来了,南门扬非那突然冰冷下来的目光,令他头皮发麻。

  “砰”的一声,阿姜手里的大瓦罐竟失手落到了地上,泡菜和瓦罐碎片落得满地。

  南门扬非冷得像是结冰几十年的眼神立刻就落到了阿姜脸上。

  阿姜却愤愤的看着林飞云,他突然怀疑林飞云早就看自己和雷远不顺眼,老早想对他们除之而后快,感觉到南门扬非冰冷的视线落在自己脸上后,阿姜转而小心翼翼看了看南门扬非一眼,心中万分憋屈,却又有苦说不出,最后憋了半天,只能讪讪低声道:“呃……属下,属下也就是被韦妆姑娘的天真无邪惊住,抱着的瓦罐……不由就失了手。”

  “你的意思其实是说我蠢吗?”韦妆疑惑地问。

  “唉哟!韦妆姑娘,您就饶了在下吧。”阿姜惶恐又苦恼无奈,虽然韦妆未必是有意,林飞云也未必是有心,但这两人天衣无缝的一唱一合,真是可以逼死人的,阿姜竟扑通一下双膝着地,跪下了。

  “阿姜少侠?”韦妆奇怪的看着他,不明白突然之间他为何居然跪倒在地,不是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吗?

  南门扬非冷着脸再看一眼阿姜,沉声道:“你起来。”他们也太夸张了。

  阿姜这才慢慢从地上重新站起,却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此地不宜久留,阿姜,召集所有人准备一下,立刻离开德荣镇。”南门扬非淡淡道,地上躺着的数十具尸体,他们不能花时间处理,相信很快会有官府的人前来,他们留下,无疑会惹上毫无必要的麻烦。

  “是。主子。”阿姜应答一声,立刻轻身飞掠离开。

  他们离开得虽然匆忙,但还是不忘买了一些吃食,堆放在马车中。

  不久之后,他们已经离开德荣镇,在月光下继续赶路。马车的门帘和窗帘都被拉开,让韦妆可以看清楚外面情景,虽初夏时节,晚上时候风一吹,仍有着几分凉意。

  看着扒拉在窗口看着外面的韦妆,南门扬非道:“等会找个地方,让你把这身衣裳换了。”还沾着血,虽然干涸了,但血腥味依然挥之不去。

  “嗯,好。”韦妆回过头,看着马车里的南门扬非,夜色中,马车内,虽然有一盏油灯,但在马车一路奔跑的情况下,一闪一闪,忽明忽暗,南门扬非的脸,她看不太清,可是他是值得去信任的,韦妆开始坚信这一点。

  “韦妆这是第一次离开师门,第一次来到江湖之地?”南门扬非问,“为什么要偷偷下山呢?”

  “嗯,说来话可就长哩!原因有很多,你也是其中一个原因。”韦妆道。

  “我?当初在山上,你给了我一个地瓜一个鸡腿,难道给出麻烦了?”南门扬非猜测,她与玄七同的对话中,有说到过不足公子漫山遍野的寻他踪迹,那么,当时与他刚好有了一面之缘的韦妆,因此被不足公子盯上?

  “你如果想听,那好罢,我就说给你听,事情是这样的……”韦妆完全转过身来,面对着南门扬非坐好,慢慢将遇上南门扬非后又遇上满次的所有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所以,你必须承认,你就是个麻烦的开端。”最后,韦妆总结,见黯淡的光线中,南门扬非一向生硬的面部表情,似乎微微泛起一丝温和笑意,韦妆却不满,“你听着还开心起来了?哼,说不定那群追着要我命的人,就是满身是刺派来的。”

  “不是。”南门扬非却道。圆满门的人确实有追踪过韦妆,但已经被雷远解决,并且对方当时只是追踪,并无加害之意。

  “你怎么可以如此断定?”韦妆却表示质疑。

  “圆满门在江湖向来以邪派面目示人,杀人放火这种事,他们向来高调,不屑蒙面。”南门扬非回答。

  本书由新宝GG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萤夏 / 著

    一场暗杀,一次重生,她从25世纪末代号为1的顶尖杀手,变为了Z国胆小懦弱的新兵蛋子。...

  • 猎户的辣妻

    妖娮 / 著

    村口老言家的姑娘嫁给了村中唯一一户猎户,听说这老言家的姑娘,在嫁给猎户之前还许过猪肉...

  • 鬼手天医

    火龙汐 / 著

    铅汞鼎中居,练成无价珠——我有绝世炼丹术,炼得续命丹在手,阎王也要靠边走!她,唐心,...

  • 婚后蜜宠:萌妻至上

    情非缘浅 / 著

    顾秋慈与尉迟厉第一次见面,二话不说先滚了床单!次日离开前,顾秋慈掏出一沓钱放在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