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现言>重生之极品宝镜

241:叶萱的心愿

书名:重生之极品宝镜|作者:宝镜|本书类别:现言|更新时间:2017-10-11 15:15:25|字数:6586字

  飞机缓缓降落在停机坪。

  从明珠市到洛杉矶,长途飞行,安妮有充足的睡眠,下飞机时,她显得容光焕发。

  旅途中还发生了一个插曲,同舱的人经济肯定是宽裕的,有一个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女士,旅途中十分克制自己,飞机到洛杉矶上空了,才说自己是安妮的影迷,希望可以合影。

  对方看起来教养良好,提出的要求也不过分。

  安妮欣然同意。

  然后这就像打开了一个开关,同舱有8个座位,除去安妮和小邹,另有6人,居然都认识安妮……甚至包括一位头发花白的奶奶。

  “演戏好的明星不多见了,现在的明星都忙着圈钱,谁还用心演戏?我孙女特别喜欢你,不麻烦的话,能请你合影吗?”

  别说安妮,就是小邹,也是忽然才意识到,安妮已经红成了这样!这个插曲,导致抵达洛杉矶时,安妮和小邹的心情都特别好。

  看见沈铭早早等着借机,安妮不由绽放了大大的笑容。

  她想快步奔向沈铭,后者却先迈脚,禁止她动作幅度过大,颇为霸道的将她禁锢在臂弯之内——这是担心安妮伤还没好呢,补拍《爱未眠》的时候,除了要来洛杉矶,其他时候沈铭都恨不得将安妮片刻不离放在眼皮子下看守着。

  在沈铭的严防死守下,安妮没有拍过任何一场“武戏”,到底是年轻,健身习惯让她身体素质不错,骨折伤口愈合的很好。

  两人关系本也昭告天下,又远在异国,沈铭不会压抑自己的热情,他将安妮抱住,在她耳边低语道:

  “谢谢你。”

  谢谢你和我爱你,对女人来说,后者比前者浪漫百倍。可“谢谢你”除了爱,还有他发自内心的感谢,感谢有安妮相伴,亦感谢她能陪他去闯沈家,更感谢她,飞跃千山万水,来洛杉矶看他母亲。

  安妮能感受到沈铭强健有力的心跳。

  不是情话,却又比情话动人呀。

  她将脸埋在沈铭脖颈处,心想,真是个傻瓜。

  小邹远远看着,将大衣的领子竖起来抵御机场的寒风,作为一个母胎单身狗,她颇有些羡慕着两个上司可以在寒风中抱团取暖……简直太欺负人,哦不,太虐狗了。

  看他们紧紧搂着,好像分别了多久再次重逢的恋人般,拜托,沈先生也就比安妮早两天到洛杉矶啊,两人加起来,顶多三天没见。

  沈铭从脖子上将自己的羊绒围巾取下,系在安妮脖颈上,没有继续让她滞留在寒风中:

  “走吧,我以后不会让你再一个人过节。”

  沈铭语气里有点懊恼。

  去年春节时,他人在疗养院,那时候,怎么就能容忍安妮一个人在公寓里渡过春节?

  她没有亲人。

  似乎也和过去的朋友完全断了联系。

  也不精通厨艺,连一顿像样的年夜饭都没办法操办,甚至于,她那时候,经济状况也不像现在这样可以花钱享受最好的服务。

  如此想想,自己倒真是个混蛋——沈铭并不是矫情,喜欢一个人时,连自己从前对她的怠慢,都变成了无法接受的事。

  “嗯?”

  安妮察觉,沈铭揽着自己肩膀的手臂收紧,不由偏着头看他。

  “我在想去年春节的事。”

  安妮瞬间明白过来。

  原来是说去年春节,她独自在公寓过年的事儿。安妮一点都不觉得委屈,她那时候,也仅仅将沈铭看成是经纪人,还是比较难伺候的“沈爸爸”,和沈铭一起过节?

  对不起,安妮完全没有那个想法!

  所以安妮发自内心告诉沈铭自己的不在意:

  “那没关系,过去的就过去了,我们的关系在越来越亲密,以后一起过节不就行了?”

  安妮又不是神,她是个活生生的人,就会有人的情绪。

  能够热热闹闹有人陪伴,谁想孤零零的?

  所以沈铭一邀请,安妮欣然来到洛杉矶。

  在去疗养院的路上,两人的双手紧握着,车子行至半路,安妮忍不住问道:

  “伯母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安妮在网上搜索过“叶萱”,短短的介绍,昙花一现的年轻影后,除了主演的几部作品,尚在怀念叶萱的影迷们,谁也无法说清她是个怎样的人。

  三十年前,艺人和普通人的距离太远了,大众远远没有现今如此多的途径接近自己的偶像。安妮知道叶萱是学昆曲出身,后来转行拍戏,再后来就是遇上了沈铭的生父。

  结婚,生子,被离婚,带领沈铭离开沈家。

  自己罹患了很严重的精神疾病。

  叶萱只是生病了,但安妮不会看她是个病人就糊弄她。要想获得叶萱的好感,自然需要了解对方。

  还有谁比沈铭更了解叶萱么?

  安妮也不遮掩,直接就问了。

  这个问题让沈铭认真想了想,才侧头答道:

  “她是个善感不多愁的人。”

  多愁方善感,安妮也是第一次听见有人“善感却不多愁”,她不由专注倾听起来。

  “她是学昆曲出身,苏师傅是她师兄,梨园行里的小师妹,学戏很有天赋,被看作是衣钵弟子。但她聪明,善于观察生活,一花一树,在她眼里都是特别的,这种聪明驱使着对新的领域好奇,戏曲没办法满足她了,就转行演戏。”

  叶萱是个温柔似水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再长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就算没有“沈二少”,也注定会有别人打主意。蓬门小户,是无法装下这种美色的——叶萱当然有机会选择走捷径,在遇到沈华林前,同样有别的人喜欢她。

  如果她想要靠男人,那木已成舟,只怕会欢欢喜喜嫁入沈家。软语温存,日夜相伴,心肠再硬的男人都会软化,沈华林就算要为了家族暂时舍弃她和沈铭,她可能得到更多“补偿”。

  很多攀附男人为生的女人,不就是这样做的吗?

  以退为进,换取对方的怜惜。

  可叶萱弯不下那腰,她没想过要依靠男人为生,不可能费心讨好沈华林,她只会生硬反抗,伺机带着沈铭离开沈家……直到又被抓回去,最终逼疯了自己。

  为了叶萱的病情,沈铭也一直在分析母亲的性情和想法。那么,叶萱究竟是怎样的人呢?她聪明善感,知道这个世界有黑暗地带,却保持初心,不愿与灰黑地带同流,用古话说,她是有“风骨”的。

  但这风骨有用吗?

  沈铭不知道。

  他将母亲的品质美化了,却又觉得,像他母亲这样的人呢,应该生活在琉璃塔中。

  “安妮,你和她很像,但她不如你。”

  沈铭不是说安妮没有风骨,叶萱的风骨写在脸上,安妮的品性刻在骨子里。沈铭敢保证,假如是安妮遭遇了同样的事,她不会逼疯自己,她会想尽办法弄死对方——沈铭喜欢这样的安妮,伤害自己有什么用?有折腾自己的劲儿,应该留着去伤害敌人!

  沈铭讲得不多,安妮去能慢慢勾勒出叶萱的形象了。

  安妮没有轻视。

  相反她有些敬佩叶萱……她并不认为叶萱不如自己,安妮可以虚以委蛇,是因为有胞妹存在,有了羁绊,有了责任罢了。

  叶萱显然是眼里揉不下沙子的人,既然活着如此痛苦,为何还要苦苦挣扎?

  因为叶萱有了沈铭这个羁绊!

  ——叶萱一开始可能并不欢迎沈铭的“到来”,如果没有怀孕,完全可以当做是被狗咬了一口,不用嫁给沈华林,嫁入看不起戏子的沈家。但她纵然不欢迎,到底是没有剥夺沈铭出生的权利。

  她生下了沈铭,后来还竭力想将沈铭带走。

  尽管她挣扎的力量很渺小,在强势的沈家面前不堪一击,她到底是为了保护沈铭在做出自己的努力。

  从这点来说,叶萱比安妮不负责任的生母强多了。

  在另一个世界,Annie的生母简直是自己气死了自己,被背叛了,要么就离开他,要么就不再爱他替自己的孩子争取利益……但Annie的生母两条路都不选。她选择替Annie渣爹再生个孩子,试图用孩子当成扭转夫妻感情的工具。

  结果自然是失败的。

  她自己心灰意冷,却将小女儿托付给大女儿,把自己身为母亲的责任,转嫁到了Annie身上。Annie没有得到过她的重视,Annie的妹妹她也没精力照顾……如此说来,她妈还不如叶萱呢。

  安妮掩去眼底的讥讽。

  “不,伯母很勇敢,有时候,活着是比死去更艰难的事。”

  死亡多容易呀。

  可以逃避所有的不如意,难得反而是活下来。叶萱为了沈铭,好歹活下来了不是吗?

  沈铭目不转睛看着安妮,很快,他意识到安妮言语的认真。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沈铭想,这样的安妮叫他怎能不喜欢?

  “她要是知道你这样想,一定会很高兴。”

  安妮的话,打开了沈铭的新思路。

  他一直以为叶萱是柔弱的,所以当年才会精神崩溃,若不是这次被曾颖刺激导致病情生变,沈铭也不敢让安东尼医生放手医治。

  如果是他思路想错了,母亲其实比他想象的更坚强,她只是生病了才会变得脆弱……沈铭陷入了沉思中。

  车子行驶在洛杉矶郊外。

  安妮远远看到掩藏在树林间的屋角。

  “真漂亮。”

  不是屋子漂亮,是地方漂亮。对于曾经的影后而言,还有比这更好的静养圣地吗?抬头就能看见“Holly—wood”大大的招牌。

  沈铭顺着安妮视线看去,点头道:

  “是的,对于演员来说,再没有比这更美的景色。”

  安妮下车,Snow—White前站着一大批员工,一同鞠躬:“欢迎安妮小姐。”

  安妮久未经历如此阵仗,不由笑道:

  “不用这么夸张吧?”

  算夸张吗?

  并不算。

  这倒不是沈铭的意思,可疗养院的负责人体察上意,自作主张摆出的阵仗,沈铭并不反感。

  要来的这位安妮小姐,是沈先生的女朋友,能亲自陪同来见叶女士,疗养院的负责人已然将安妮看成了未来的女主人,第一次见面,再盛情也不为过——安妮是一个年轻的华语影后,微笑着向他们致谢,看上去并不难相处。

  “走吧,我们进去。”

  负责人极有眼色,没有当电灯泡,带着人远远跟着,并不上前献殷勤。沈铭陪伴安妮进去,一路讲解着疗养院的历史,它是知名建筑师的作品,几十年过去了,建筑风格依旧不过时。

  就算沈铭后来在西区改建,也将华夏风格巧妙融合其中,并未破坏疗养院的整体风貌。

  一个中年女人走来。

  和小邹有几分像,看起来比小邹要严厉。邹萍的高冷是张牙舞爪的纸老虎一戳就破,但此人的严厉却是深入骨髓的——有点像从前教安妮英文的私人教师。

  丝毫不用考虑,这就是小邹的母亲,连沈铭都要叫一声“林姨”的,叶萱的助理林凤……安妮可不怕她,小邹早当了叛徒,说她妈很讨厌曾颖,敌人的敌人,岂非就是朋友?

  “林姨,这就是安妮。”

  沈铭做了介绍,安妮乖乖叫了“林阿姨”。

  林凤毫不客气上下打量着安妮,似乎害怕她会变成另一个曾颖,靠近叶萱,会伤害叶萱。

  如此警惕心,让沈铭不由眉头微皱。

  小邹本来落后几步,赶紧上前叫了一声妈。

  “妈,我想叶阿姨了。”

  邹萍不顾她妈黑着脸,强行挽住了林凤的胳膊——安妮不同呀,安妮不是厚着脸皮赖上门的曾颖,安妮是沈先生的女朋友,沈先生愿意舍命相救的对象。

  如此警惕安妮,别说安妮怎么想,又叫沈先生的脸往哪里搁?

  邹萍向来很能摆正自己的位置。

  她妈是叶萱的助理,和叶萱有深厚的革命友谊,又陪伴了生病的叶萱,所以沈铭对谁都高冷,也要给她妈三分面子。

  可沈先生也不欠她家的呀。

  相反,沈先生一有了能力,立刻反过来帮助了她们母女俩。邹萍总不至于领着沈铭给的高薪,又要强行给上司当恩人。

  林凤是固执的,邹萍的暗示她根本不管不顾。

  可在她严肃的目光下,安妮一点都没怯场,任由她上下打量。

  林凤看不透安妮。

  但她知道,安妮绝对不简单……是的,安妮又年轻又漂亮,可在娱乐圈里,也不至于真的找不出第二个类似的颜值。说句不好听的,沈铭从小也见惯了叶萱,对女人的美色颇有抵抗力,沈铭喜欢安妮,绝不仅仅是因为其年轻漂亮。

  一开始,林凤对安妮并不警惕,但知道安妮遭遇意外,沈铭奋不顾身跳水相救后,林凤的心情就变得复杂起来。

  可能静默了两三分钟,在邹萍祈求的目光中,林凤终于让大家下台了:

  “走吧,萱姐在等你,她知道你要来,一直很开心。”

  沈铭的眉头舒展开。

  他想让安妮别介意,林凤的脾气如此,也是被生活经历所逼。

  安妮能生气吗?

  不能!

  看在沈铭面子上,包括小邹的面子上,她也不能生气,不然大家才是真下不来台了。不过她也绝对算不上开心了,还没见到叶萱,安妮已经先和“二婆婆”交锋了……但安妮也不怕,林凤情绪都写在脸上,可比那些笑里藏刀的好对付。

  然而安妮也犯不着讨好林凤。

  别说她和沈铭只是在交往,就算安妮要变沈铭老婆,她顾忌沈铭的母亲,难道还要顾忌叶萱的助理?

  再有情分的助理,也是助理。

  也就是叶萱情况特殊,才能有林凤这样拿眼白看人的助理存在,安妮能理解,却无法苟同——

  带着这种心情,安妮被沈铭牵着往前走。

  华夏风情的建筑映入眼帘,他们来到了疗养院西区。一路上的工作人员都得了吩咐,对安妮客气恭敬,前方出现一个古香古色的亭子,身材纤细的女人坐在椅子上,随意一个姿势,都有仪态万千楚楚动人的美……那女人转过头来,安妮立刻认出了她。

  她就是叶萱!

  安妮看过叶萱的电影,和三十年前比,叶萱看上去没有老太多。女演员都致力于医美整容,叶萱的精神状态,不可能还会想着保持容貌,这是真正的被岁月善待的美人——

  叶萱的视线和安妮相对。

  几分诧异,几分恍然大悟,几分善意和温柔。

  她的眼神,居然可以同时包含如此多的情绪,还能让人直观感受到,果然是老天爷赏饭吃的演绎天赋。

  这是安妮对叶萱的第一印象。

  她对叶萱的初见印象好极了,叶萱身上的温柔特质,像极了安妮对“母亲”这个形象的期待。

  “伯母,我是安妮,我看过您的电影,您是一位特别优秀的演员。”

  叶萱笑起来,眼睛像月牙,连细纹都变得叫人喜爱。

  “我也看过你的电影,你是阿铭的女朋友,你来我身边坐。”

  安妮接过小邹一直拎着的袋子。

  “我不知道您喜欢什么,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给您带了点东西。”

  除了小邹,谁也不知道安妮带了什么礼物,连沈铭都很好奇,林凤也眼睛不眨盯着,猜测安妮会带什么礼物讨好叶萱——珠宝首饰?还是别的,价值不菲的东西。萱姐根本不会在意这些外物,如果安妮的打算是这样,那可就要落空了。

  萱姐喜欢什么,自有沈铭替她买。

  哪知道,安妮从纸袋里取出来的,却是一盒包装精美的苏式点心。

  叶萱从小在梨园长大,无父无母,才会去学戏谋生。

  但人又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她虽无亲人,却有来历籍贯,她喜欢甜糯的东西,口味偏苏式。

  沈铭能买下疗养院,当然不会在饮食上亏待叶萱。

  但沈铭发誓,自己从未提过这一茬。网络上能查到叶萱的籍贯,但她喜欢的老字号点心,绝对不是靠网络搜索能发现的。

  安妮一定是问了苏师傅!

  沈铭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安妮如此用心,自然是因为重视他,才会爱屋及乌,看重与他母亲的见面!

  一盒点心,远比什么珠宝首饰更贵重。

  叶萱果然很高兴,几乎立刻拿出一块,轻轻咬了一口,含糊道:

  “还是原来的味道,真好吃。”

  林凤既高兴,又警铃大作,安妮的心机手段绝对在曾颖之上,论起讨人喜欢的本事,十个曾颖捆起来也不如安妮——她会是真的喜欢沈铭吗?林凤眼中,沈铭无比优秀,可依然忍不住担心,安妮是出于别的目的,比如沈铭手中的资源和财富,才靠了上来。

  安妮松了口气。

  她来之前刻意打听了叶萱的喜好,幸好,苏师傅说的那家老字号离明珠市并不远,安妮带着小邹连夜开车去买,临近过年,老字号都关门了……要不是安妮刷满了国民认可度,哪里有这样的“特权”,让人家大师傅特意又做了一盒新鲜的点心?

  花的心思受到别人的喜欢,任谁都高兴。

  沈铭等母亲吃完了小块点心,才上前道:

  “我来再为你们介绍一下吧,妈妈,这是我喜欢的人,她叫安妮,是一名演员,也是一名学生。我们是事业伙伴,也是男女朋友。”

  叶萱点点头,拉着安妮坐在自己身边。

  她的手极瘦。

  事实上,她整个人都极瘦。

  反复的病情折磨着她,叶萱的梦醒了,时而清醒,时而精神混沌。安东尼医生在全力治疗,但叶萱的精神依然不稳定……她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没心没肺的演戏了。

  病情发生变化后,叶萱要靠强效的安眠药才能获得短暂的睡眠,她快速消瘦,整个人就像鲜花在枯萎——沈铭邀请安妮来洛杉矶,并不是他的本意,他本意是想等叶萱病情好转后,再安排两个重要的女人相见。

  从容不迫的,双方都轻松愉悦的见面。

  但叶萱短暂清醒时,主动要求和安妮见面,她苦笑着对沈铭说,“如果不见见安妮,不亲眼看看你喜欢的女孩子,妈妈害怕有一天彻底糊涂了,连你都不认识,更何况你喜欢的女孩子?那可就太遗憾了。”

  沈铭痛苦。

  林凤更完全不能接受叶萱这最后心愿般的要求。

  怪不吉利的,这几句话倒更像是遗言。

  叶萱今天是吃了药,强撑着和安妮见面的。她坐在亭子里,不是因为她排场大,而是她无力站起。事实上,她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抑郁症情况,吃什么吐什么,已经很久没有正经进食……安妮精心挑选的点心,叶萱吃在嘴里,连滋味都尝不出来。

  可叶萱是谁呀?

  她演技出众,靠着想象回应当年的味道,吃点心时全无破绽,让安妮以为她真的很喜欢。

  哦,她的确是很喜欢。

  眼前的这个女孩儿,她只要看一眼,就知道林凤的担忧是多余的……爱情怎么演?荡气回肠轰轰烈烈的奉献,都不如眼神更说明一切。安妮根本没有掩饰自己的心思,坦坦然然的,看向沈铭的眼神里都是欢喜。

  沈铭亦是。

  儿子说的没错,这是一个让他感到快乐的女孩子。

  叶萱很高兴,她在意识清醒的时候,看见了安妮……将来并不会留下什么遗憾对吗?

  安妮被她牵着,也坐在了凳子上。

  握着叶萱瘦骨嶙峋的手,安妮不由道:“伯母,您太瘦了,您喜欢刚才的点心吗,我多给您带一点来好不好?您应该认真吃饭,那样我们才会放心。”

  沈铭眼眶有点红。

  林凤差点没哭出来。

  在这一刻,林凤想,就算安妮别有居心,她要是能一直这样讨萱姐的欢心,林凤也是能接受对方的。

  叶萱被安妮看着。

  她又看了看儿子,自己真的让身边的人担心太久了呀——可是活下去,真的好累。

  叶萱笑笑,想向安妮保证着什么,却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她不想留下遗憾——“阿铭说你会唱昆曲,好孩子,唱一段给阿姨听听好不好?”

  

  本书由新宝GG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田园佳婿

    晗路 / 著

    一场意外,21世纪的“孤星”孟倩幽穿越到同名同姓的农家小女孩身上,从此开启了风生水起...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姬朔 / 著

    顾少正在工作之际,姜锦突然扑了过来,波光潋滟的星眸望着他。“之前给你看的那个剧本怎么...

  •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无意宝宝 / 著

    京城声名显赫的诸葛世家,百年荣耀,每代人才辈出,世人仰望。唯有这代出现一个污点。诸葛...

  • 腹黑贤妻

    夜初 / 著

    明云裳深夜逃婚爬墙,腰带被树勾住,栽到墙下遇一嫡仙美男美男惊:“不好,半夜巨石落,天...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