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盛世权宠

第001章 若有来世,愿永不相见

书名:盛世权宠|作者:陶夭夭|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7-02-17 10:37:12|字数:4606字

  “殿下,你输了!”

  灼灼盛开的桃花林下,一玄衣女子冷冷开口。女子三十岁左右年纪,秀眉凤目,容颜不算甚美,清冷眸光间,却别有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

  她泠然直视面前一人,目光凌厉,双指曲成弓形,正抵在那人咽喉之上。

  “清欢学艺不精,请重锦姑姑责罚。”另一道清泠如泉之声响起,带着淡淡自责。

  回话之人,正是玄衣女子面前那位妙龄少女。

  少女不过十六岁年纪,雪肤樱唇,秀眉横黛,双目似一泓深泉。一身白衣翩跹,及腰墨发只用金色束带拢于脑后。阳光下,艳丽绝伦的容颜灿然生光,不可逼视。

  被少女称作重锦姑姑的玄衣女子收回手,淡淡睨她一眼,神情平静,“殿下最近有些心不在焉。”

  “我……”白衣少女哑言,清澈雪眸中异色一闪即逝。

  “这几日不必再练,什么时候殿下重拾状态,什么时候再开始。”玄衣女子清冷吐出这句话,再不看白衣少女,转身离去。

  白衣少女懊恼抬头,看着玄衣女子远去的身影,呆立原地。

  风过,拂落树上桃花瓣,纷纷扬扬落满一地。一片花瓣飘然掉落头顶,少女伸手取下,放在掌中呆呆出神。

  “殿下,重锦姑姑已经走了,我们也回宫吧。”另一道清悦声音在耳旁响起,语中带着恭谨关怀之色。

  少女抬头,见原本候在一旁的侍女走了过来,正目色清然望着她。

  “好。”她长长吐尽心中浊气,点头应下。说罢,转身往一侧走去,侍女亦抬步,不疾不徐跟上。  

  身后,风拂落花,花瓣飘扬间有宫阙楼阁飞角雕檐隐现。然再定睛一望,却见阳光下红漆斑驳,断壁残垣,赫然是一处冷宫所在。

  “殿下最近心情不大好。”两人朝前走去,侍女抬眸看向身侧少女,果见她秀眉紧蹙,眼中神色微凝。

  这白衣少女,正是聿国排行第七的帝姬,封号舞阳的宋清欢。

  宋清欢抬头,浅笑微露,流光乍现,“无事,你不用担心。”

  侍女知趣点头,不再多言。

  宋清欢复又敛目垂首,袖中玉手微攥,眉眼间飞快闪过深浓忧色。她这几日,确如重锦姑姑所言,心不在焉。

  眼见着父皇生辰渐近,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那个人了,心中似压了块巨石,叫她如何心安?

  那人……

  不自觉的,脑中浮现他清冷无匹的容颜。胸口处刹那一紧,似被钝刀慢条斯理划过,锥心疼痛缓慢传至四肢百骸。

  手指抚上心脏处,额上沁出细密冷汗。

  宋清欢唇角勾起自嘲笑意,三年了,他的名字,还是如同魔咒,逃不掉,挣不脱。

  “殿下,您没事吧?”见身边宋清欢似有不适,侍女停下脚步,焦急望来。

  “无碍。”宋清欢深吸口气,凉淡曳唇。

  侍女应一声,狐疑觑一眼宋清欢,似欲言又止。

  “沉星,各国使者都陆续来建安了罢?”未防侍女生疑,宋清欢转而说起旁的事。数日后聿帝生辰,广宴四方来客,各国皆派使来贺。

  唤作沉星的侍女颔首,“听说昭国和宸国使者已到,只余凉国。”

  “他不会这么早来的。”听了沉星的话,宋清欢开口接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他那样的人,行事最是诡谲,不按常理出牌,怎会这么早到?

  “他?殿下说的是谁?”沉星不解。

  宋清欢垂眸,瞥见方才落在衣襟处的一瓣粉色桃花,伸手捻起,眸中凉意沁人。

  不解么?不解就对了。

  毕竟,不是谁都有她这等好运,能重生一世。

  宋清欢不再出声,只漫不经心地捻着手中花瓣,脚步未停,往寝宫而去。

  沉星不敢惊扰宋清欢沉思,垂首在她前头引路,亦恭谨不言。心中有事,宋清欢愈显心不在焉,只机械跟在沉星后头走着。

  忽然,沉星停了脚步。

  感到气氛有几分不对,宋清欢抬头,目露疑色,“沉星,怎么……”话音未落,目光落于前方,登时墨瞳一缩,双眸圆睁,似被人扼住咽喉,再也说不出半字。

  纷繁思绪刹那间退去,脑中一片空白,只余一问:

  他怎么会在这里?!

  突逢惊变,宋清欢一时未曾回神,只震惊地瞧着前方那位男子。

  清亮日光霎时朦胧如晕,柔柔覆于男子身上,如披清光琉璃。

  男子一身墨色锦袍,衣襟袖口下摆三处用银线绣精致流云回雪纹路,云腾雾绕,雪意清然。阳光下,反射的剔透色泽衬得他那张脸,惊艳满世,恍如谪仙。腰束玉色系带,头拢白玉小冠,入鬓的剑眉下一双幽深墨瞳,深不见底,若古井寒潭。

  此时,那带着邪魅清冷的目光,正漫不经心落在宋清欢面上。

  这样熟悉的容颜,却又这样陌生。

  不受控制地,宋清欢眼中涌上深浓雾气,登时模糊了双眼,眼前只余墨色轮廓。心中的情绪,却愈加汹涌,排山倒海而来。

  “奴才见过舞阳帝姬。”有人蓦然出声,将宋清欢思绪猛地拽回。

  是那男子身边引路的小太监。

  察觉落在身上的目光忽而冷厉,宋清欢一惊,垂首敛目,迅速收回眼中泪意。

  自己实在太过大意!

  他是什么样的人,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方才那瞬间的失态,怕已引起他的警觉。不行!这一世,一定不能再入他的眼!

  宋清欢狠狠咬了咬唇,平复汹涌情绪,清冷抬头,“免礼吧,这位是……?”她狐疑的目光瞥向小太监身侧的墨衣男子,恰到好处地眨了眨长而浓密的睫羽,眼中带着好奇的打量之色。

  这样的神情,无懈可击。

  可宋清欢却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因为站在面前的这位,是——  

  “这位是凉国丞相沈初寒。”

  沈初寒三字一出,宋清欢心中那根紧绷的弦,骤然断裂。袖中手指一紧,尖利指甲插入掌中,疼痛使她很快恢复清明。

  “原来是闻名四国的沈相。”宋清欢清婉一笑,目色流转,“都说沈相风采绝代,今日一瞧,果然名不虚传。”

  “舞阳帝姬谬赞。”沈初寒开了口,声音微沉,带着靡靡的摩擦音色,竟听得宋清欢心跳一滞。

  他的目光,仍一动不动,落于宋清欢清艳容颜之上,眸中神采光华流转,情绪却看不真切。唯唇边噙一丝浅笑,亦丝毫未及眼底。

  沈初寒这个人啊,总是这般凉薄。

  不管站在他面前的,是平民百姓,还是皇族权贵。

  宋清欢心中自嘲一笑。

  她有多久没见过沈初寒这样平静得不起一丝涟漪的目光了?前世总想着逃离他的炙热眸光,这一世,被他用这样看陌生人的眼光瞧着,心中竟生了一丝淡淡失落。

  狠狠鄙视了自己一番,宋清欢长长吐一口气。

  再见不相识,未见不相问。

  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么?又有什么好失落的?

  她勾唇浅笑,掩下眼底真实情绪,目光看向他身侧的小太监,“你这是引沈相去父皇处?”

  “回殿下的话。”小太监行礼应是,“沈相今日刚到建安,皇上命奴才请沈相入宫一叙。”

  宋清欢轻轻点头,“如此,本宫便不打扰了。”说罢,重新望回沈初寒,微一勾唇,“沈相,告辞。”

  沈初寒亦是一颔首,冷意清然,“殿下好走。”黑沉如墨的眸子深不见底,倒映出宋清欢单薄的身影。

  宋清欢不敢再看他,欠欠身,带着沉星抬步离去。擦身而过的瞬间,眼角一颗晶莹泪珠终于滚下,被风一吹,散落空中,很快化作无形。

  身后,沈初寒若有所思的目光在她清丽背影上一顿,眸色愈冷,凉意逼人。

  辞过沈初寒,宋清欢的步子明显加快了许多,身后的沉星小跑着才勉强跟上。

  “殿下……”沉星气喘吁吁地看向宋清欢,小心翼翼道,“殿下,您没事吧?”

  殿下的情绪明显不对,她在殿下身边伺候这么久,如何看不出?只是……她怎么觉得,殿下的情绪波动,竟是因方才沈相之故?

  可是,殿下并不识沈相啊。

  宋清欢并未听到沉星的话,此时,她的脑中只余一片嗡嗡之声。额上冷汗愈冒愈多,紧攥成拳的手心早已浸湿。

  为什么?为什么沈初寒今日会出现在宫中?

  前世,他明明是父皇生辰宴开始时才姗姗来迟。身披星光,踏月而来,惊艳了众人的眼,也让她沉寂多年的心,忽被这道耀眼的光芒照亮。

  那时她才知道,原来这世上,当真有一眼万年。

  可是,直到后来她方明白,越是清绝的眉眼,却越是凉薄。沈初寒他,从来就不是什么温暖阳光,而是致命的毒药,那种明知会肝肠寸断却仍忍不住甘之如饴服下的毒药。  

  宋清欢身子瑟瑟,不自觉一抖,明明是和煦的暖春,她却觉得阵阵凉意自心底漫上,铺天盖地来势汹汹,仿佛跌入万丈寒潭,几难呼吸。

  沈——初——寒——

  宋清欢在心中再次默念这三个字,眸间涌上丝丝冷硬。沈初寒,呵,公子无心,今生,我必不会同你再起纠葛。

  只是她仍有一事不明,今日离父皇生辰宴分明还有数日,沈初寒为何会提前来聿国?

  宋清欢惊魂未定,心头凉如冰雪。

  莫非所有事情的轨迹,皆因她的重生而有所改变?若是这样的话,事情的发展就远比她想得要棘手了。

  她的目光一点一点冷了下去,浑浑噩噩中,终于走回了瑶华宫。

  因沈初寒的提前到来,宋清欢这一整天,都过得极其不安。

  是夜。

  夜色深浓,月隐云中,墨蓝苍穹上缀点点星芒,人间光影幽暗。

  瑶华宫早早熄了灯,一片冷寂。偶有巡逻的宫人提着灯从殿外路过,发出几声轻微声响,愈显静谧。

  清幽月光照进内殿,照见窗台一角的鎏金竹节熏炉中轻烟袅袅。

  熏炉中燃得是安神助眠的沉水香,可躺在沉香鎏金缠枝床上的宋清欢却无半分睡意,手指握住锦被一角,睁大眼睛望着头顶的素青七宝鲛绡帐出神。

  为着今日再见沈初寒这一幕,她足足准备了三年,没想到还是失了分寸。

  宋清欢咬了咬唇,心生懊恼。

  难道沈初寒当真是自己命里绕不开的劫数?

  不!

  宋清欢握住锦被的手指紧了紧,眉眼间绕上一抹冷硬。

  人定胜天,今生,她绝不允许自己再重蹈上一世的覆辙!

  辗转反侧间,宋清欢终于浅浅入眠。

  冷……

  北风凛冽,卷着寒意而来。

  远处一片白茫茫,天地间仿佛全被皑皑积雪覆盖,放眼皆是刺目的白。

  雪花洋洋洒洒而落,雪色蔽目,远景似被浓雾笼罩,只余朦胧之色。

  忽闻骏马驰骋的嘚嘚声自远处传来,紧接着,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了数不清的黑点,排山倒海涌来。声浪震耳欲聋,一浪高过一浪,黑点也越来越近,定睛一瞧,竟是数十万大军踏雪疾驰而来!

  雪花尘土,漫天飞扬。

  打头一人,手持旗帜一杆,猎猎飘扬的旗上书一“昭”字,大而醒目。旁边一人,一马当先,着玄黑铠甲,气韵凛然,眉眼清绝。

  忽然,持旗之人手指一伸,遥指前方渐近的城池,目露惊诧之色,嘴里似说了句什么。

  着玄黑铠甲的男子长眉一拧,顺着他手指方向望去。

  这一望,不由大惊失色。

  城墙之上,立一红衣女子,身形单薄,却有着惊人的美貌,清冷的眸光正一错不错盯着打头的玄衣男子。

  寒风猎猎,卷起她身后的凤尾裙摆,裙摆上用猩红丝线绣着彼岸花,灼灼而开,恍若在风中起舞,艳至妖娆。

  玄衣男子面露惊骇之色,朝着红衣女子大喊了一句什么,深浓星眸间满是森寒之色。只是呼啸风声,漫天白雪,很快将他说出来的话语淹没。

  女子恍若未闻,只是静静盯着男子,忽而毫无征兆地,目色流转,勾唇一笑。

  刹那间,天地间的纷扬白雪恍如枝头梨花,竞相盛放,带来清然到极致的空灵之色。

  玄衣男子心中一突,一股不好的预感自心头升起,这预感如此强烈,五脏六腑仿佛被人揪在了一块,难受得无法呼吸。

  “不!”

  他忽然瞳孔一缩,精致的五官扭曲到了一块,朝前大吼一声。声音中蕴藏的雄厚内力,让天地都为之一抖。

  他看到,城墙上的女子带着决然的笑意,纵身一跃,如一只翩跹的蝶,从城墙下飞落而下。这一刻,他的瞳孔猛然失焦,眼中只剩那红衣耀目的身影。

  红点越落越低,男子忙凝神运气飞身跃起,足尖在马上一点,破空朝女子而去。眼见着离女子越来越近了,玄衣男子愈发焦灼如焚,伸手欲拉女子。

  女子长睫一眨,又是清泠一勾唇,唇边绽放出如释重负的笑意。她菱唇微启,朝男子缓缓吐出一句话。

  尔后,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玄衣男子终究是慢了一拍,眼睁睁地瞧见女子在他面前,轰然坠地。

  殷红的血刹那间染红满地皑皑白雪。

  她倒在血泊之中,双目紧闭,肌色近乎透明,清艳得如同一朵盛开灼灼的彼岸花。

  男子扑倒在女子身前,颤抖着双手将她抱起。雪花肆意,洒落全身,男子墨发散乱,身上衣物亦是凌乱不堪。雪花化作水滴,从他精致如寒玉的面庞淌落,分不清是雪水,还是泪滴。幽幽深瞳中如今只余无尽的黑,仿若永夜。

  他定定地看着怀中的女子,一眨不眨,目色早已赤红,竟如同那雪地上渗出的鲜血一般,红得刺眼。

  忽而,男子兀地仰天长啸一声,嘶吼声回荡在空旷寂寥的原野上,声音中糅杂的哀痛凄婉之色,听得人心中一凉。

  她爱极了他,亦恨极了他。

  她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君殊,若有来世,愿永不相见。

------题外话------

  夭夭开新文了,先占坑,等《驸马》完结了再填。

  如果说《驸马》是重生一世女追男的故事,那么《美人》就是重生一世男追女的故事了,男主实力宠女主啊!拍着胸脯保证,绝对不虐,第一章什么的,只是假相~

  喜欢的姑娘动动手指点收藏吧~么么哒爱你们~

  本书由新宝GG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每邀请一位新用户最多奖励1000元宝,上不封顶,多邀多得!

神奇推荐位
  • 天下无双:王妃太嚣张

    处雨潇湘 / 著

    当暗夜组织领袖,金榜第一杀手之魂,附于一废物花痴之体,现有的格局,将发生怎样的逆转?...

  • 妖孽病王娶哑妃

    铭荨 / 著

    郑国公府谦谦世子,言之灼灼,当众退婚;相府哑巴嫡女,不堪众人嘲笑奚落,上吊自杀。再次...

  • 大人物的小萌妻

    秋如意 / 著

    18岁的她:平凡如路边最不起眼的小石头。在学校,被师长同学视做平庸无奇的眼镜妹;在家...

  • 重生八零:陆少宠妻无度

    紫雨漪漪 / 著

    前世,她是他的私人军医,是他的晚辈,因为年龄的差距,她只能将自己对他的爱深深地埋在心...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