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悬疑>鬼夫撩妻太忙

065、祸兮福之所倚

书名:鬼夫撩妻太忙|作者:桃枝妖妖|本书类别:悬疑|更新时间:2016-08-31 12:01:03|字数:4513字

  程诗岚的脑子突然一下子蒙了,惊恐的看着眼前的老者,多次想要说话,可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看看眼前的老者,看看躺在病床上的姜鸣,难道姜鸣真的就这么死了吗?

  抬抬头,看着联系着两个人的红绳,难道一根红绳就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难道在阴间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拉自己,难道就是这根不起眼的红绳?

  心中有太多的不可能,但是看到眼前的姜鸣,她真的不敢相信,一个人就这么死了?

  感觉自己脊梁骨一凉,好像有很多人在不断的对自己指指点点似得。

  想到爸爸现在的生死还不能确定,想到妈妈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楼忆彤现在已经魂飞魄散,而白浩承在监狱里,而现在唯一和自己接触的姜鸣也躺在这里……

  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不祥之人。

  要不然,为何在自己身边的人都变成这样,而自己却落得一个凄惨的下场?

  看着看着眼前脸色苍白,而他的唇却变的黑红的样子,吓的她退后几步。

  突然觉得,这一切也许都是因为她带来的?

  想要冲着姜鸣扑过去,想要质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要把活着的机会给自己,可她刚有动作,就在就碰到他的时候,竟然被那老者推倒在一边。

  “够了,难道连死,你都不能让他安心吗?还是你觉得,他……”老者转身只是姜鸣,用手指冲着程诗岚点了两下,“你不要忘了,他原本应该有自己的人生,可是为了你,竟然放弃一切,为的就是让你活着,难道你就是这样报答他的?”

  疾言厉色,丝毫不给对方面子,处处往伤口的最深处捅刀子,可只有犀利的话语他还觉得不够,还有他不耻的眼神和动作。

  一直站在姜鸣身边的老者,在说程诗岚的时候,他拿着姜鸣的手放进被子底下,并被他抚平被子上的皱着。

  程诗岚趴在地上,看了几眼姜鸣,后来把眼睛看向一边,突然觉得自己连看他一眼都觉得不应该。

  一个全心全意为自己付出人,一个连自己是植物人都没有放弃的人,可她在醒来之后到底都做了什么?

  想到在阴间的时候,又是姜鸣,为了让自己活下去,宁愿让他自己留在那个地方,可他还是舍弃的他所有的一切,为的就是让她活着。

  脑子里想到姜鸣为自己做的一切,想到和他相处时的点点滴滴,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自私的人,为了自己所谓的喜欢,为了自己所谓的爱,却要把身边的人一个一个都推向深渊。

  难道她就是这样报答对自己关心的人吗?

  从地上爬起来,不顾身上刚才被猛然推倒在地上的痛,直接往哭着往外面跑去。

  伤心离开的程诗岚没有发现,当她离开后,外公顾楚正竟然从外面走进来,给老者一张支票,然后来到病床前,看着躺着病床上的姜鸣,尤其他此刻眼睛流下的那滴泪水,让他不满!

  跑出去的程诗岚,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不断的往前跑,好像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着她一样。

  总觉得身后有太多的人在戳她的脊梁骨,有太多人在背后议论是非。

  冲出医院之后,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后的程诗岚一直在哭,而那出租车司机连问去哪里都没有问,而是直接开车往前走。

  不知道开了多久,当车停下的时候,坐在前面的司机开口说道,“小姐,到了。”

  程诗岚茫然的抬头,不明白好像自己没有说要去哪里,为何为有到了这一说。

  “小姐,你不是要到紫云别墅?”

  “我……”想要否认,可看着眼前的紫云别墅,程诗岚突然想起,当初在她灵魂出窍的时候,当初姜鸣就打算把紫云别墅当成他们的婚房。

  难道因为对姜鸣的愧疚,才会让她伤心的时候说出来这个地址?

  原本心中的疑惑,现在也没有了。

  抬手本来想要去那包包付钱,可她抬手的时候,这才发现她两手空空,不但是包包,就连手机也没有。

  不过,当想到,一个刚从阴间回来的人,怎么会有那些东西,说着就想要把手上的镯子摘下来作为车费,可就在她刚有这个动作的时候,却看到那原本牵着自己和姜鸣之间的红线,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断了,而且好像是硬生生的被人切断。

  神情一愣,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姜鸣用这根红绳牵着彼此,用这根红绳把她救出来,可她再活着的那一刻,竟然狠心的切断和他的所有联系?

  还有比自己更狠心的女人吗?

  “小姐,你不会告诉我,你连坐车都没有钱吧?”

  “我……”

  “我告诉你,做霸王车的人我多了去了,没有想到你一个柔柔弱弱的女人,看着人模人样的,竟然还能做出这样…这样……”

  程诗岚只是觉得头嗡嗡的直响,好像有无数的蜜蜂在她的脑中盘旋一样。

  不想再接受这样的无礼对待,可她也不是真的做霸王车的人,从手上直接摘下玉镯,塞到他的手中,“给你,你带着这玉镯去山水集团找董事长助理,他会给你十倍的车费,但如果你给我丢了的话,哼哼,那弄死你这样的普通人,那可是分分钟的事。”

  程诗岚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在她的头上踩一脚的人,而这个人妄想做出不该有的举动,那还要看她是否愿意配合。

  “这…这……”关于山水集团的事情,出租车司机还是听过的,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他还真的不想去那个地方,看着眼前的手镯,连接下都不敢,反正已经有人给他钱了,他刚才只不过是装装样子而已,没有必要把事情闹大。

  “算…算了,算我运气不好,你快点下车,车钱我不要了。”

  程诗岚看了一眼那出租车司机,尤其被人这样赶,还是第一次,忍不住看过去的时候仔细看了一眼地方,把他的面容几乎深深的印在脑海中。

  人往往对第一次的记忆尤为深刻?

  不管是第一次干什么,印象总是特别深。

  下车时候,没有被人赶下来的狼狈,而是优雅的如同审视自己产业的高贵公主。

  那出租车看到程诗岚的样子,丝毫不敢多做停留,而是嗖的一声消失。

  程诗岚听到身后的声音,嘴角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

  看,这就是人生。

  弱肉强食。

  遇到软弱的人,总是会别人欺负,可遇到强大的人,他们反而开始做缩头乌龟。

  一步一步来到当初姜鸣对自己说的关于他们的婚房。

  看到门口贴着的大红喜字,突然让程诗岚停下脚步,想到曾经的姜鸣对他们的婚姻的规划,尤其婚后的蜜月,他并没有因为自己昏迷,而拖延,而是想要带着昏迷的自己看周围世界,可现在却……

  伸手在门上输入了自己的生日作为密码,当听到‘吧嗒’一声,随着门缓缓敞开的那一刻,程诗岚的眼角流下泪水。

  真的,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自己的生日作为婚房的密码。

  随着进门的那一刻,程诗岚整个人崩溃了。

  这里好像并不是婚房,而是关系着她自己从小到大关于生活中点点滴滴的照片。

  看着一张一张熟悉的照片,程诗岚再也不敢看下去。

  看着周围的一切,想到当初姜鸣是如何做到这些,有很多照片,显然都是偷拍的,而且看到那生涩的拍照技术,突然在她的脑中闪现出一个背着相机的少年跟在她身后的模样。

  此刻,当一切和记忆中的某处渐渐重叠,这才想起,她曾经看到的一幕一幕,只不过当初有人伪装的太好,让她一心都放在白浩承身上的她,从来没有发现,那并不是偶遇,也不是偶然。

  看着周围的一切,想到此刻的姜鸣。心中的悔恨和懊恼压在她的肩膀上,几乎要把她的肩膀压垮。

  错了,一切都错了。

  不能让姜鸣的行为继续错下去。

  他用一根红线把自己从阴间带回来,想让自己好好的活下去,可这样的活着不是她期望的。

  想的越多,心里的挣扎的更是厉害了。

  看着周围的一切,歇斯底里的冲着周围喊道,“姜鸣,你这样,只会让我痛苦一生的。为什么要这样,你不是应该恨我吗?是我醒来后拒绝了你的婚礼,是我喜欢上一只鬼,可你却……用自己的生命,让我活下去,你不觉得……啊啊……”

  程诗岚如同疯了一样,看着这个记忆着她成长的点点滴滴。

  “姜鸣……姜鸣,你回答我,你为我去死,那你的家人怎么办,你的妈妈怎么办?你的眼中怎么能只有……你为我而死!我哪里有脸继续活下去?”

  程诗岚嚎啕大哭,像是把心底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

  那样的哭声带有撕心裂肺,让人有种痛不欲生的感觉。

  别人会怎么想,他不知道,但一直站在一边的艳鬼却清楚的感受到了。

  一直站在艳鬼身后的那只黑猫,看着眼前的大人,再看看眼前的程诗岚,它不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为何每个人都痛苦,直接一点,干脆一点,让程诗岚直接死了,不就一了百了吗?

  为何大人一定让程诗岚活着,为何不干脆直接杀了姜鸣,这样所有人都不会痛苦,可……太多的为何,只会让它觉得更乱。

  艳鬼深深的看了一眼程诗岚,看到她瘦弱的肩膀如同要撑起太大的胆子,以至于她的肩膀都在颤抖,看到她的样子,多次想要冲倒她的面前,把她抱在怀中好好的安慰一番,可他现在不能这么做。

  有些事情只有逼着,才会看到事情的真相。

  有些事情,只有亲身经历过,才会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只看表面,因为在每个人的面皮下都有一颗脏脏的心。

  许是不忍心,不想再看到此刻的程诗岚,让黑猫留下保护着,而他狼狈的逃走。

  “不要,姜鸣,我不要!”程诗岚冲着一张姜鸣的照片大声的呼喊,似乎把愤怒,不甘都发泄出来一样。

  伸出手,想要去拉姜鸣的手,可是在碰到的时候才知道这只是照片,不是本人。

  想到在阴间那种地方,她自己去过,知道那里的恐怖。

  原本伸出的手一直停在半空中,愣神的时候,看到那手腕上飘动的红绳。

  脑中闪过了无数的念头,既然姜鸣能去阴间找自己,既然能用一根红绳带回阳间,一定有办法。

  想到外公,想到刚才的老者,突然觉得也许不是没有办法。

  很多念头在程诗岚的脑中闪过之后,人反而冷静下来。

  遇事的时候,心情非常关键。

  想要离开,可她还是回头看了一眼照片中笑着的姜鸣,终究眼泪还是再次潸然泪下。

  其实,在面对事情的时候,当被逼着来到一个死胡同的时候,人总会在绝望中找到活着的机会,虽然艰难,可当你放弃一切,做出拼死一搏的时候,也许事情会有转机。

  如果最后真的不能如愿,也许,她也可以和姜鸣一样,放弃活着的机会,永远待在那个地方,只因为她不再是孤单的一个人。

  凭借当初姜鸣对昏迷中的自己说过的话,程诗岚找到了那辆打算带着自己环游世界的车钥匙,来到车库的时候看到那辆跑车,她的眼中再次蓄满泪水。

  上车之后一路飚车,来到医院的时候,并没有停在规定的停车位,而是随意的停在一边,人也立刻从车上跑下来,刚走不远,就被人拦着脚步。

  一心放在姜鸣身上的程诗岚,看到那个挡在她面前的人,怎么觉得好像见过,可是听到他那话,直接冷下脸,把手中的车钥匙扔到他的手中。

  “看着不顺眼,直接扔了!”

  “你…你……”贾朋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他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他没有想到刚到医院上班,会再次遇到这个女人,难道他还不够倒霉的吗?

  第一次间这个女人,他的胳膊骨折了,第二次见面,腿断了,不,虽然第二次没有见到这个女人,可和这个女人也脱不了干系,可为何,他不能当警察了,为何第一天当保安又遇到这个女人。

  想来当警察就是他的梦,可当梦破灭了,当他不得不找一个和警察有点靠边的职业,可再次遇到这个女人。

  看着手中的车钥匙,再看看停在旁边的跑车,扔了?

  他真的想要给程诗岚跪下了。

  为何转来抓去,他的还是遇到这个女人,看了一眼前面的跑车,这次应该不会那么倒霉了吧?

  可惜,倒霉的事情继续发生。

  好好的跑车,虽然停的地方不好,可至少那车是完好的,可几分钟之后,砰的一声,好了,完了!

  在贾朋坐进跑车,他的手刚摸到几百万的跑车,可,这车突然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样,笔直往前冲去,直接冲倒排椅,再然后继续往前冲,冲倒旁边的石柱子。

  贾朋坐在车里,还不明白这是怎么个状况,当他的同事听到动静赶过来的时候,彻底傻眼了。

  为何?

  跑车报废了!

  贾朋被人从车里拖下来,听不到同事们说的那些话,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为何他总是那么倒霉,都是程诗岚那个扫把星,要不然,他怎么每次遇到她都那么倒霉。

  这个时候的贾朋不知道的,一个骨折的人能那么快康复?一个腿断了的人,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竟然能走路,并能健步如飞。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本书由新宝GG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高门萌妻:叶少心尖宠

    香菜牛肉饺子 / 著

    沈一笙的本命年运气不好:睡错人,睡了未婚夫的大哥。惹错人,春风一夜就跑不掉。嫁错人,...

  •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萤夏 / 著

    一场暗杀,一次重生,她从25世纪末代号为1的顶尖杀手,变为了Z国胆小懦弱的新兵蛋子。...

  • 女相重生之毒女归来

    叶染衣 / 著

    【强势虐渣+宅斗+权谋+萌宝+女强+男腹黑,一对一治愈系绝宠文】重生之前,夏慕是西秦...

  • 天道至尊驱魔师

    绯月天歌 / 著

    原本远在千里之外盗墓的四弟突然传来求救传音,她赶去救援却不料那古墓中居然封印着一只上...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