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现言>皇后驾到之盛宠豪门

锲子

书名:皇后驾到之盛宠豪门|作者:李尽欢|本书类别:现言|更新时间:2017-09-24 14:56:44|字数:2841字

  殷朝,建安二十五年,三月。

  明明是春光正好的时节,皇城内外却是一片缟素。

  先皇驾鹤西归,太子不日登基,这等更迭大事,让整个皇城陷入了一种熙熙攘攘的忙碌,道路上,不时有官员的轿子来来回回,巡逻的兵士宛若一张分毫不漏的大网,盯紧了每一个角落。

  当然,士兵只是在例行公事。

  太子即位,民心所向,无人不服,皇城内外的百姓们深信不疑,就算现在朝贡国造反,蛮夷来犯,大殷朝也会稳稳当当,乱不了!

  更何况,还有凤鸾宫的那位祖宗坐镇……

  凤鸾宫。

  与皇城内外紧张忙碌的空气不同,踏入这块地界儿,就像是陡然从世俗凡尘,踏入了玉宇仙宫,入目皆是大片瑰丽雍容的牡丹,妖红艳绿,浓淡相宜,那般高贵的天香国色,仿佛汇集了天地灵韵,令百花俯首,一如这座宫殿的主人——

  此刻,一排排宫女正托着精致绝伦的餐盘婷婷袅袅的鱼贯而入,整整一百零八道山珍海味,在玉石雕刻的龙凤呈祥桌上一字排开。

  随着最后一道菜上桌,站在内殿门口的宫女,持玉如意躬身打帘。

  紧接着,一个形貌俊美,华衣锦袍的男子,近乎卑微的扶着一名女子从内殿缓缓走出。

  与满殿绝色婀娜的宫女相比,女子的容貌并不出众,甚至略显英气,唯一引人的便是一双狭长的凤目,仿若牡丹灼灼雍容,敛睫阖目间,浮光霭霭,掠影生辉,揽尽四月天光。

  她穿着一袭雪色的广袖凤尾裙,裙摆处绣着大片朱红色的牡丹,明明是绣上去的,一行一动,却似骤然盛开,绝艳之姿,生生压下了满园国色。

  像是刻意算好的,就在女子缓步移出的瞬间,太监尖细的声音由殿外传来,“太子驾到!”

  来人着一身普普通通的云锦长袍,雪裹琼苞一般剔透修长的手指,拎着一只粉白色的玉葫芦,衣摆翩飞间,似风拂玉树,通身清俊至极,随着他踏入寝宫,整个凤鸾殿都染上了一层天地初开的晨光。

  “殷崇元,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后日就是登基大典了,你应该不会那么清闲才对吧。”开口的是那名女子,不算多么动听的声线,却雍容随意,沁着风情,绕着月意。

  普天之下,敢直呼太子名讳的,毫无疑问,也只有这座凤鸾宫的主人,殷氏皇朝的皇后娘娘——顾丹阳了。

  此刻,顾丹阳已然落座,跟在她身后的男子则殷勤躬身,无比仔细的将她身后的凤袍铺平,不留一丝褶皱。

  殷崇元将这一幕看在眼中,蕴着天光雪色的双眸深处阴霾涌动,却又瞬间平复下去,快得让人无法察觉,他抖了抖宽大的衣袖,驱散了两袖寒霜,这才上前落座。

  “再忙碌也该过来孝敬皇后娘娘的,不是吗?”殷崇元扬了扬手中的玉葫芦,笑的万古同春,“这是你最爱喝的桃花酿,三十年份的。”

  “三十年?那当真是极品了,不枉本宫疼你一场。”

  顾丹阳饶有兴致的将玉葫芦接了过来,玉指慵懒的抚过瓶身,声线分明带着几分愉悦,却让人生出了一种无法反抗的雍容,“不过,太子的记性似乎差了一点,本宫已经提醒你多次了,以后,要唤本宫太后才对。”

  这话让殷崇元的指尖几不可查的僵了僵,眼底强压的阴霾再次蠢蠢欲动。

  他陡然身体前倾,双眸紧紧锁住顾丹阳,“那丹丹姐也该记得,我同样问过你很多次,愿不愿意……做我的皇后。”

  丹丹姐……

  顾丹阳听到这个称呼,微微晃了晃神。

  这是十二年前她刚刚被册封皇后,二人初见时,殷崇元对她的称呼。

  那时,她十八,他十三,二人与其说是母子,不如说是姐弟,她手把手的教导他,真心将他当成了自己的弟弟,自己的孩子。

  只是,随着这些年顾家势力越发庞大,二人的关系多少有了些疏远。

  顾丹阳一直都知道殷崇元登基为帝执掌四海的野心,而她从来不想成为他振翅的障碍。

  “本宫知道太子顾忌什么,顾家势大,你需要一个保证,联姻并不是最好的路子,我朝虽有子承父妻的先例,但那是建国之前的规矩了,以太子的睿智,应该知晓,这不是一个聪明的选择,十年姐弟相待,既然你唤本宫一声丹丹姐,也该知晓本宫的想法,就算没有联姻,本宫保证,顾家也会全力助你,绝无二心。”

  顾丹阳剔透玲珑的手指慵懒的划过玉葫芦,说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答案,“你登基之后,本宫会尽快离宫,绝不干政,当然,如果太子愿意,本宫会让父亲从顾家旁系过继一个可人儿,入宫为妃,至于皇后之位,太子可自行定……”

  谁知,某皇后那个“夺”字还没出口,就被陡然站起的殷崇元打断了。

  “你从没说过你要走!你要去哪儿?”

  与往日天池净水般风过无痕的温润不同,此刻的太子殿下,双眉紧锁,声线都抬高了几分,多了几丝从来不曾外露的阴冷。

  顾丹阳抬眼,斜飞入鬓的长眉微微挑了挑,对于某太子略嫌激动的反应有些理解无能,只是,某皇后唯我独尊惯了,根本不会去探究他人的心思,更不会因为他人改变自己的决定,就算是即将成为皇帝的太子殿下也不可能。

  “应该会去洛阳走走,本宫最爱牡丹,你是知道的。”顾丹阳回答的理所当然。

  是啊,他当然知道!

  他知道她的一切喜恶,习惯,手段……更深谙她的性子!

  殷崇元暗黑弥漫的眼底深处划过了最后的挣扎,有些艰涩的开口,“洛阳有的牡丹,牡丹华庭全都有,难道这偌大的凤鸾殿……还不足以让你留下吗?”

  “凤鸾殿的景致固然不错,可惜这些年,本宫看的也有些厌了。”顾丹阳慵懒的勾了勾唇角,漫不经心的挥了挥手,让身边跪伏的男子拿上来了两只酒盏。

  显然,她已经不想在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了。

  殷崇元见此,藏在袖口中的双手不自觉的收紧,甚至,指甲刺进血肉都毫无所觉,面上却是慢慢恢复了冷静,眼底深处涌动着一股几欲破笼而出的疯狂,轻声笑道,“是吗……你就这么不愿留下来,做我的皇后?”

  “殷崇元,你应该很清楚,本宫不喜欢回答重复的问题,还有,”顾丹阳把玩着玉葫芦上那顶极为精巧的牡丹花型葫芦盖子,似笑非笑的瞧了殷崇元一眼,漫不经心道,“你这多疑的性子,真该改改。”

  多疑……吗?

  殷崇元僵了僵,紧握的双手终是无力松了开来,就像是松开了最后一道防线,任由黑暗将最后一丝光亮吞没。

  眼见某皇后旋转玉葫芦的瓶盖,似是想要倒酒,殷崇元当下伸手,将玉葫芦接了过来,缓声道,“我……帮你,你们都下去吧。”

  得了某太子的命令,顾丹阳又未出声阻止,凤鸾宫的众人不由躬身退下,转眼,偌大的凤鸾殿就只剩下二人相对而坐了。

  此刻,殷崇元翩然起身,仔细的旋开牡丹瓶盖,桃红色的美酒仿佛从他的指间流泻,刹那,醇香四溢,绵长悠远。

  顾丹阳不由深吸了一口气,陶醉的闭了眼,并没有注意到某太子面上那种宛若朝圣般一闪而逝的虔诚和疯狂。

  “来,尝尝。”殷崇元将酒盏递给某皇后。

  “嗯,不愧是三十年份的桃花酿,果然甘醇。”

  顾丹阳朱唇轻抿,仿佛饮进了流光,唇角的弧度却是比桃花酿还要醉人百倍,似赞似叹的冲着某太子晃了晃酒杯,“以后出了这凤鸾殿,想喝如此极品佳酿倒是有些困难了,这算是践行酒吗?”

  “践行酒?呵呵……”

  殷崇元意味不明的呢喃轻笑,将手中的酒盏隐没在宽大的衣袖间,声音温柔的仿佛能醉了万里河山,“不,是喜酒。”

  “喜酒?”顾丹阳顿了顿,随即扶额轻笑,慵懒的点了点头,“太子说的对,的确是喜酒,殷崇元,你一定会是一位好皇帝。”

  某皇后将杯中的桃花酿一饮而尽,只当是提前庆祝殷重元登基为帝。

  殷重元见此,面上的笑容越发温柔,温柔的令人毛骨悚然,“多谢你,朕的……皇后娘娘。”

  “殷崇元,你……”

  顾丹阳皱了皱眉头,本能觉得不对,只是,她的话还没有出口,就感到了一阵眩晕,整个人轻飘飘的,宛若灵魂出窍,随即,便人事不知了。

------题外话------

  亲们不要被锲子的画风忽悠,其实这就是一篇白苏爽,狗血雷的欢脱逗比文,请不要大意的看下去吧!GOGO~!

  本书由新宝GG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田园佳婿

    晗路 / 著

    一场意外,21世纪的“孤星”孟倩幽穿越到同名同姓的农家小女孩身上,从此开启了风生水起...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姬朔 / 著

    顾少正在工作之际,姜锦突然扑了过来,波光潋滟的星眸望着他。“之前给你看的那个剧本怎么...

  •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无意宝宝 / 著

    京城声名显赫的诸葛世家,百年荣耀,每代人才辈出,世人仰望。唯有这代出现一个污点。诸葛...

  • 腹黑贤妻

    夜初 / 著

    明云裳深夜逃婚爬墙,腰带被树勾住,栽到墙下遇一嫡仙美男美男惊:“不好,半夜巨石落,天...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