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悬疑>离崖谜案录

第三十九章 断忆追魂

书名:离崖谜案录|作者:万年w|本书类别:悬疑|更新时间:2018-10-12 18:49:39|字数:3911字

  昏迷了一整天的杨年锦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杨府的温榻上了。

  看着杨年锦指尖有些颤动,闭合的眼珠子也有了反应,一直相守身旁的林奇这才好不容易平了些嘴角,接而温声细语的唤了一句年锦。

  随着杨年锦的视线由模糊渐渐清晰,对杨青越蒙着的一双眼睛提口便是紧张的关切起来。

  “哥,哥!你……你的眼睛,这是怎么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杨年锦欲想起身,但是发现不论她怎么用力,双腿都依然毫无知觉的听不得半点使唤。

  “林哥哥,我……我的腿,我的腿又怎么了?为何使不来劲儿了?”

  林奇小心扶起杨年锦的身子,将她慢慢靠至床头后,想要说些什么,但看到面前的杨年锦一张哀惨娇脸,使得他话到嘴边又深深咽了回去。

  见着大家都不说话,杨年锦的眼角慢慢泛起点点星光,就在林奇正要抽身之时,随即伸出一双缠满绷带的伤手,紧紧握住了他的手臂。

  “林哥哥,你倒是跟我说话啊,我哥的眼睛,还有我的腿,到底都怎么了!”

  杨青越不想林奇为难,还没等林奇接口,自己就率先解释了一通。

  “锦儿,我的眼睛因为前些时日进了些沙尘导致暂时性失明,尚无大碍,过段时间就可以恢复如初了,你不用替我担心。”

  暂时性失明?什么意思,哥哥的眼睛现在是一点儿都看不到了吗?

  杨年锦不再往下想,低头抚上自己的双腿,颤着舌根插言反问一句。

  “那我的双腿……是不是也只是暂时性的失去知觉了?”这一刻,藏在杨年锦眼角的泪花再也躲不住了,全部悄然滑了下来,“还是……我可能永远都好不了了,再也不能在你们身边活蹦乱跳的了……”

  “不会的,相信哥哥,就是我杨青越寻遍大江南北,也一定会找人治好你的腿。”

  面对杨青越的眼盲,自己又失去的一双腿,杨年锦再也不得不接受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对了,文玉姐,文玉姐医术那么高明,等她回来了,她一定可以治好我们的!”

  由于林奇抱着杨年锦回来的时候情况尤为紧急,再而杨青越又知道了她的严重伤势,所以当时一心只顾着对杨年锦忙里忙外,一直还没来得急问询文玉的事,现在经杨年锦那么一提,杨青越的心思更加难安了。

  文玉姑娘,我听闻林奇说有第五余为你护驾,希望你一路都可以顺风顺雨的平安归来。

  “算着时间,他们应该晚不了多久,我这就去城外接应他们。”

  林奇这一话,一来是他不知如何安慰杨年锦这般难过的处境,等自己离了让她安静的沉淀沉淀心情,二来是想将文玉早点接回府中给大家增添希望也好。

  出行途中,林奇回想起这一日来府中的数十位医者对杨年锦的治疗皆是摇头晃耳的丧气话,一时间,绞抽之痛从心尖蔓至深底。

  “唉,杨大人,老夫实属尽力了,杨小主的腿部因穿嵌了两刺剧毒连棘,若不是送回来及时,不然等到毒性蔓延上身时,恐怕……她失去的,就不仅仅只是一双腿了。”

  “林奇,关于我的眼睛可能再也看不见的事情,千万不要在锦儿面前提起,还有她的脸……还是莫要伤她心的好,依她的性子,我始终是放心不下的。”

  文玉姑娘,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治好年锦和杨大人的。

  “驾一一驾一一”落地的马蹄声响就明确证明了林奇此时的心到底有多着急。

  只是,在杨府满怀希望等着林奇接人归来的杨青越和杨年锦二人,没想到不但没有等回文玉,反而还等来了巧芯的一句噩耗。

  “年锦姐,我家小姐……我家小姐在孟渔村被奸人推进江河,顺着大水冲走了!然后,然后姐夫爷也跟着跳进去找小姐去了,你们,你们快去救救他们啊!呜呜……”

  巧芯这句话,可是听得杨青越的心五味杂陈,沉浮不定。

  姐夫爷?莫不是文玉姑娘……已经为人妻了?

  罢了,眼下也不是关心姐夫爷不姐夫爷的事情了,还是文玉的安危要紧。

  杨年锦看出杨青越的唇色有些异动,为了卸下未来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杨年锦关心文玉的同时,也间接向杨青越解释了一番。

  “巧芯妹子,我都跟你说了很多次了,莫要乱认那第五余做你的什么姐夫爷,你且喝口热茶缓缓气,再跟我们说说你们这一路都发生了什么事。”

  第五余?这第五余怎么会跟文玉姑娘他们在一起。这中间到底都发生过什么事情?

  随着巧芯的开口述说,杨青越只好暂抛疑惑,静坐一旁细细听了起来。

  也是这个时候,杨青越才得知第五余原来是半路跟上她们一齐到的江南与后续发生的一行经历。

  文玉这前面的失血伤再加上后行的落水伤,无一不听得杨青越心口发作,隐隐泛疼,眉梢落处皆是愁,就连指尖都按耐不住的微微发颤起来。

  然而让他更不知情的是,文玉拿命才好不容易换回的一株清茴和忍着新伤都要急迫赶回离崖的一颗心,皆是为了他杨青越。

  巧芯说到蒙面人伸手的时候,杨年锦忽地打断了一句。

  “那你们可有看清那个人的具体容貌?”

  “那人着一身玄衣,再有黑纱覆面,莫提容貌了,就是此人的性别我都判断不出。不过……”

  “不过什么?”杨年锦加问一句。

  “不过我好像看到那个人的手背上有一个奇形怪状的图案。”

  说之,林奇立马取来笔墨纸砚。

  “可否描绘一下它的大致形态?”

  巧芯爽快接过笔敲了敲自己的脑门,回思一阵,接而一笔一划认真绘制起来。

  看着逐渐成形的图案,在旁的林奇将其大致形容给了杨青越和杨年锦听。

  “此图案乃一抹弯形残月,残月上还挂了一个黑点。”

  “黑点?”杨青越和杨年锦同时百思不得其解。

  听得这个疑问,巧芯赶忙解说了一通,“哦,不是黑点不是黑点,因为当时和小姐、黑衣人还有些距离,我只隐约看到残月上面还画了一个小东西,但是具体绘的是什么图案,那种情形下,再加上仅有短短几秒眨眼的时间,我哪儿有心思来得急去将它看得清啊!”

  在巧芯被林奇带进杨府报危的一刻,杨青越就派了大量人马按照巧芯所提供的位置去搜寻文玉了,但听巧芯刚这一阵细致述说,心里又不知加重了几层思忧,于是又加紧了一批人马赶去搜寻。

  随着谜团越来越密集的情况,这对盲眼杨青越、失腿杨年锦、掉河的文玉来说,都是一场不可预知的灾难。

  谁也不知道他们接下来还会再遭遇什么变数,现在能做的,就是顶着千难万险,也要尽快找出江钦和倪茵茵二人破了这宗‘魔音案’。

  借着大家都在场的缝隙,杨年锦等巧芯说完后,也提起了自己昨晚为何受伤一事,接而又问了林奇跑走后所发生的一行经历。

  当然,杨年锦表述其中过程的时候,自是自动跳过了她与林奇那些暧昧画面和痴痴情话的部分。

  “年锦,对不起,都怪我,是我害你成这样的……要是我老老实实一直待在你身边看着你,你怎么可能会受的了这些伤!我……杨大人,对不起,是林奇没有尽到保护好年锦的责任。”

  面对林奇一个大男子汉突然的矫情,杨年锦宁愿看他威吓生气,也不愿意看到他这般自责垂眸的丧气模样,接而笑意挂面,豪气地安慰了一句,“林哥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干嘛要随便揽责上身,再说了,我打从心底的一点没怪过你,倒是你,好好跟我说说你昨晚都跑去干嘛了啊……”

  随着杨年锦一个眼神的递示,林奇也开始一字不漏,一帧一画慢慢回忆起来。

  “啊!谁,救命!”

  就在林奇还在沉醉甜意时,耳边忽地传来不远处杨年锦的一声高喊。

  林奇不愿多想,眉尾收紧,揪着颗悬心,疾如闪电向着声响奔了过去。

  只是林奇顺着声响跑了百步,也不见杨年锦出现个一身半影的,恍然发现此地与刚刚自己和杨年锦所待的位置正好背道而驰。

  以年锦的速度不会在我之前先到于此。

  不好,调虎离山之计!

  等林奇赶回原地后,果不其然,此处只剩两匹马儿和一火堆,唯独不见杨年锦。

  “林哥哥,林哥哥!快来救救我!”

  就在林奇握拳揪心的一刻,耳处再次传来杨年锦的一声叫唤。

  “可是年锦在说话?”

  “林奇哥,是我啊!”

  顺着响音,林奇提剑迅速奔往声源地,还没等趴着身勾着头的杨年锦开口,林奇便是毫不留情的往其胳膊上刺了一剑。

  “林奇哥,你干嘛啊!弄疼我了,还不赶快扶我起来。”

  对于这熟悉的一声,林奇仍是不理,正准备向地上之人再刺一剑时,不料让她果断避开并且匆匆起身逃走了。

  林奇当下之急是找到真正的杨年锦,而对面前逃走的刺客,他自是不会浪费时间去追随。

  后来,一番细致寻找,经过暗黑密丛时,林奇由远及近的再次听得杨年锦一声声的求救,然后就有了后面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因果。

  “哦?林哥哥当时是怎么肯定那人就一定不是我了?如此当机立断的两剑,你就不怕真的伤着我了?”杨年锦这话摆着虽是疑问句,但满满透着的都是心里的那份傲情和欢喜。

  那人当晚虽是和你扮着同一模样的外形和声色,但单凭这些我都要把你识错的话,那我林奇哪敢再妄言你是我的人。

  你的一身一寸,一颦一笑,一气一息,我自是全都知道。

  开始有所顾忌和怀疑,纯粹是因为林奇当时的脑海里满满装的都是杨年锦的声音在求救。

  让他惊醒一刻,是那句‘林奇哥’。

  在林奇的记忆里,杨年锦从未这样唤过他一次。

  但是也是因为这句‘林奇哥’,让林奇尤为担心杨年锦此时会不会正落入歹人手里,于是借着声响便追了过去,而看到俯身在地之人身形的第一眼,使他更为笃定面前的人并非真的杨年锦。

  上述这些心事,林奇当然宁愿埋进心口,也不敢道出半句真言了,于是耸着耳根,牵强回了杨年锦一句。

  “若不是前些日子经文玉姑娘一番相告提醒,恐怕是连我也要中了这个幻音的迷惑了。”

  等了那么久的答案,还以为林哥哥会说那是因为对我知根知底十分了解呢!真没想到,这个时候连你这个笨脑筋都能比我聪明,居然还知道明辨是非,看来林哥哥的心里真是没有我了,唉。

  “哦。那你可有看清楚扮我之人的相貌?”杨年锦的语气显然比前面几次都失落平静得多。

  “鉴于她当时一直勾着个身子,又加上天太黑的问题,她的容貌我是一点没有得到过目。”

  眼见杨年锦神色和语气突然的一齐骤变,林奇如实说完后,又是一阵暗自反省:年锦怎么看上去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啊?难道是我刚才又说错了什么话吗?嗯……兴许是年锦还在为她的伤腿难过吧。年锦虽嘴上不在意,不过是不想让我们替她担心而强颜欢笑罢了,但事实确是怪我,若不是当时我草率离开了,你怎么会……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年锦,放心吧,假使真的没有人能治好你的伤,我林奇便是你后半生的另外一双腿。

  这双腿,也是我林奇欠你的。

打赏

每邀请一位新用户最多奖励1000元宝,上不封顶,多邀多得!

神奇推荐位
  • 公子极恶

    浅如月 / 著

    江小芽这辈子遇到的最无厘头的事——就是穿成了一村姑,还是又穷又丑的那种。而这辈子遇到...

  • 空间之丑颜农女

    乱莲 / 著

    【种田】+【异能】【空间改造容貌】+【一对一】+【温馨】+【美食】+【男强女强,女主...

  • 猫爷驾到束手就寝

    顾南西 / 著

    北赢有妖,亦人亦兽,妖颜惑众:“阿娆,我生得比他们都好看,你只看我一个好不好?”北赢...

  • 权门枭妻

    紫若非 / 著

    南宫婧翎,神秘家族出来的大小姐,为了小时候的一句戏言,丢开了万千宠爱,锦衣华服,去掉...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